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四书五经之《大学》,全文阅读请点击!

谢晦

谢晦(390-426年),字宣明,陈郡阳夏人,谢朗之孙,谢重之子,谢瞻之弟,南朝刘宋大臣。

谢晦

简介

谢晦(390-426年),字宣明,陈郡阳夏人,谢朗之孙,谢重之子,谢瞻之弟,南朝刘宋大臣。

仕晋为孟昶建威中兵参军,又为刘裕太尉参军,署刑狱贼曹,转豫州治中从事,入为太尉主簿,转从事中郎。宋国建立,为右卫将军,加侍中。刘裕受禅,迁中领军,以佐命功封武昌县公,转领军将军散骑常侍。宋少帝即位,加领中书令,不久与徐羡之、傅亮行废立,出为都督荆湘雍益宁北秦七州诸军事抚军将军,领护南蛮校尉荆州刺史。宋文帝即位,加使持节,寻进号卫将军,加散骑常侍。元嘉三年(426年),因前废杀少帝事不自安,举兵拒命,为檀道济所破,伏诛,时年三十七岁。临终续诗:“功遂侔昔人,保退无智力。既涉太行险,斯路信难陟。”(案,《何承天传》云,晦将见讨,使承天造立表檄,则晦传所载之二表及檄,当编入《承天集》中。)有一子,名世休;二女,一配彭城王刘义康、一配新野侯刘义宾。

生平

出身名门望族,美风姿,善言笑,眉目分明,鬓发如墨,涉猎文义,博赡多通。曾经与谢混一起立于刘裕身前,刘裕称赞说:“一时顿有两玉人耳。”[1]

南朝刘宋开国之臣,仕晋为太尉参军、从事中郎,宋受禅,历右将军、待中、中书令、卫将军、中领军、领军将军、散骑常待、荆州刺史等职,都督七州军事,独揽禁军。东晋末年,曾随刘裕北伐收复中原,十策有九策出于他,成为刘裕第一谋臣。

晋恭帝元熙元年(420年),刘裕篡位,废晋立宋,改元永初。永初元年(420年),封武昌县公。刘裕去世,成为朝廷的顾命大臣,权倾朝野。景平二年(424年),与司空徐羡之、尚书令傅亮合谋行废立,并弑宋少帝刘义符,杀庐陵王刘义真,立宜都王刘义隆为帝,三位大臣为了制约朝廷,谢晦率领三万精兵出镇江陵,以便和朝廷中枢徐羡之、傅亮相呼应。元嘉元年(424年),进封建平郡公,食邑四千户。元嘉三年(426年),宋文帝刘义隆夺朝中大权,向三位大臣兴师问罪,先诛杀徐羡之、傅亮,并诈称北伐北魏出大军西上荆州征讨谢晦,谢晦无奈举兵谋反。后为朝廷名将檀道济所败,谢晦全军溃败,丢弃荆州重地,只拥七骑往北魏逃走,后被地方官所拿,押往建康,伏诛。死时和其侄谢世基留下绝命诗,世基曰:“伟哉横海鳞,壮矣垂天翼,一旦失风水,翻为蝼蚁食。”晦应声续道:“功遂侔昔人,保退无智力。既涉太行险,斯路信难陟。”虽为谋反,但出于无奈,国人多为感惜。南北朝时期的政治极为黑暗,谢晦不能像他的兄长谢瞻,或春秋时期的范蠡、西汉初年的张良那样能做到功成身退,才遭此下场。见《宋书·谢晦传》、《南史·谢晦传》。

《南史》本传

谢晦,字宣明,陈郡阳夏人,晋太常裒之玄孙也。裒子奕、据、安、万、铁,并著名前史。据子朗,字长度,位东阳太守。朗子重,字景重,位会稽王道子骠骑长史。重生绚、瞻、晦、嚼、遯。绚位至宋武帝镇军长史,早卒。

晦初为孟昶建威府中兵参军。昶死,帝问刘穆之,“昶府谁堪入府?”穆之举晦,即命为太尉参军。武帝当讯狱,其旦,刑狱参军有疾,以晦代之。晦车中一览讯牒,随问,酬对无失。帝奇之,即日署刑狱贼曹。累迁太尉主簿。从征司马休之,时徐逵之战死,帝将自登岸,诸将谏不从。晦持帝,帝曰:“我斩卿。”晦曰:“天下可无晦,不可无公,晦死何有?”会胡藩登岸,贼退,乃止。

晦美风姿,善言笑,眉目分明,鬓发如墨。涉猎文义,博赡多通,时人以方杨德祖,微将不及。晦闻犹以为恨。帝深加爱赏,从征关、洛,内外要任悉委之。帝于彭城大会,命纸笔赋诗,晦恐帝有失,起谏帝,即代作曰:“先荡临淄秽,却清河洛尘,华阳有逸骥,桃林无伏轮。”于是群臣并作。时谢琨风华为江左第一,尝与晦俱在武帝前,帝目之曰:“一时顿有两玉人耳。”刘穆之遣使陈事,晦往往异同,穆之怒曰:“公复有还时不?”及帝欲以晦为从事中郎,穆之坚执不与,故终穆之世不迁。及穆之丧问至,帝哭之甚恸,曰:“丧我贤友。”晦时正直喜甚,自入阁参审。其日教出,转晦从事中郎。

宋台建,为右卫将军,加侍中。武帝闻咸阳沦没,欲复北伐,晦谏以士马疲怠,乃止。于是登城北望,慨然不悦,乃命群僚诵诗,晦咏王粲诗曰:“南登霸陵岸,回首望长安,悟彼下泉人,喟然伤心肝。”帝流涕不自胜。及帝受命于石头,登坛备法驾入宫,晦领游军为警。加中领军,封武昌县公。永初二年,坐行玺封镇西司马南郡太守王华,而误封北海太守球,板免晦侍中。寻转领军将军,加散骑常侍,依晋中军羊祜故事,入直殿省,总统宿卫。及帝不豫,给班剑二十人,与徐羡之、傅亮、檀道济并侍医药。少帝即位,加中书令,与徐、傅辅政。

及少帝废,徐羡之以晦领护南蛮校尉、荆州刺史,加都督,欲令居外为援。虑文帝至,或别用人,故遽有此授。精兵旧将,悉以配之。文帝即位,晦虑不得去,甚忧惶。及发新亭,顾石头城喜曰:“今得脱矣。”进封建平郡公,固让。又给鼓吹一部。至江陵,深结侍中王华,冀以免祸。二女当配彭城王义康、新野侯义宾。元嘉二年,遣妻及长子世休送女还都。先是,景平中,魏师攻取河南,至是欲诛羡之等并讨晦,声言北行,又言拜京陵,装舟舰。傅亮与晦书,言“薄伐河朔,事犹未已,朝野之虑,忧惧者多”。又言“当遣外监万幼宗往”。时朝廷处分异常,其谋颇泄。三年正月,晦弟黄门侍郎爵驰使告晦,晦犹谓不然,呼谘议参军何承天,示以亮书曰:“计幼宗一二日必至,傅公虑我好事,故先遣此书。”承天曰:“外间所闻,咸谓西讨已定,幼宗岂有止理?”晦尚谓虚,使承天豫立答诏启草,北行宜须明年,江夏内史程道慧得寻阳人书,言其事已审,使执晦。晦问计于承天,对曰:“蒙将军殊顾,常思报德,事变至矣,何敢隐情。然明日戒严,动用军法,区区所怀,惧不得尽。”晦惧曰:“卿岂欲我自裁哉?”承天曰:“尚未至此,其在境外。”晦曰:“荆州用武之地,兵粮易给。卿且决战,走复何晚。吾不爱死,负先帝之顾,如何?”又谓承天曰:“幼宗尚未至,若后二三日无消息,便是不复来邪?”承天曰:“程说其事已判,岂容复疑。”晦欲焚南蛮兵籍,率见力决战。士人多劝发兵。晦问诸将:“战士三千足守城乎?”南蛮司马周超曰:“非徒守城;若有外寇,亦可立勋。”司马庾登之请解司马、南郡以授之,晦即命超为司马,转登之为长史。

文帝诛羡之等及晦子世休,收嚼、子世平、兄子绍等。晦知讫,先举羡之、亮哀,次发子弟凶问。既而自出射堂,集得精兵三万人,乃奉表,言“臣等若志欲专权,不顾国典,便当辅翼幼主,孤背天日,岂得沿流数十,虚馆三月,奉迎銮驾,以遵下武。故庐陵王于营阳之世,屡被猜嫌,积怨犯上,自贻非命。不有所废,将何以兴,耿弇不以贼遗君父,臣亦何负于宋室邪”?又言“羡之、亮无罪见诛,王弘兄弟轻躁昧进,王华猜忌忍害”。帝时已戒严,尚书符荆州暴其罪状。晦率众二万,发自江陵,舟舰列自江津至于破冢,旗旌相照。叹曰:“恨不得以此为勤王之师。”移檄建邺,言王弘、昙首、王华等罪。又上表陈情。

初,晦与徐、傅谋为自全计:晦据上流,檀镇广陵,各有强兵,足制朝廷;羡之、亮于中知权,可得持久。及帝将行,召檀道济委之以众。晦始谓道济不全,及闻其来,大众皆溃。晦得小船还江陵。初,雍州刺史刘粹遣弟竟陵太守道济与台军主沈敞之袭江陵,至沙桥,周超大破之。俄而晦至江陵,无他,唯愧周超而已。超其夜诣到彦之降,晦乃携弟遯兄子世基等七骑北走。遯肥不能骑马,晦每待不得速。至安陆延头,晦故吏戍主光顺之槛送建邺。于路作《悲人道》以自哀。周超既降,到彦之以参府事。刘粹遣告彦之,沙桥之事,败由周超。彦之乃执与晦等并伏诛。世基,绚之子也。有才气,临死为连句诗曰:“伟哉横海鳞,壮矣垂天翼,一旦失风水,翻为蝼蚁食。”晦续之曰:“功遂侔昔人,保退无智力。既涉太行险,斯路信难陟。”晦女为彭城王义康妃,聪明有才貌,被发徒跣与晦诀曰:“阿父,大丈夫当横尸战场,奈何狼藉都市?”言讫叫绝,行人为之落泪。晦死时年三十七。庾登之、殷道鸾、何承天自晦下并见原。

上一篇:檀道济
下一篇:王镇恶
杨五郎

杨五郎

杨延昭

杨延昭

韩重赟

韩重赟

陈俊卿

陈俊卿

陈文龙

陈文龙

刘整

刘整

李庭芝

李庭芝

牛皋

牛皋

岳飞

岳飞

王彦

王彦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