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侃

字祖忻,泰山梁父(今山东泰安县东南)人,是南朝梁末的著名大将。

羊侃

(495一549)

人物简介

羊侃,字祖忻,泰山梁父(今山东泰安县东南)人,是南朝梁末的著名大将。年青时在北魏,曾作为偏将射杀关陇羌族酋长莫遮天生。后按其父遗志,率领部众南归梁朝,大通三年(531)到达建康,被授于徐州刺史,封高昌县侯。太清元年(547)监造寒山堰(今江苏铜山县),由于元帅萧渊明没有听从他的正确建议,以至在与北魏战争中失败。侯景之乱发生后,羊侃受命御敌,用各种方法打退侯景进攻,后城破,在战斗中病死。羊侃忠于梁王朝,在保卫建康的战斗中表现出卓越的军事才能,起了重要的作用。

生于齐明帝建武二年,卒于梁武帝太清二年,年五十四岁。少而雄伟,身长七尺八寸。稚爱文史,博涉书记,尤好左氏春秋及孙吴兵法。弱冠,随父佐魏在梁州建功。自魏归梁,授徐州刺史,累迁都官尚书。大同三年,(公元五三七年)武帝幸乐游苑宴群臣,制武宴诗三十韵以示侃,侃即席应诏,武帝甚为赞赏。侃性豪侈,善音律,自造采莲棹歌两曲,甚有新致。姬妾侍立,穷极奢靡。尝置酒客于醉中失火,焚船七十余艘,所焚金帛,不可胜数。侃都不挂意,待之如初。侯景陷历阳,侃副宣城王都督城内诸军事。景执侃长子鷟以示之,侃不为动。数日复持来,因引弓射之。贼感其忠义亦不之害。卒。赠侍中军师将军。

人物生平

传奇的时代必然产生传奇的人物。在动荡的乱世,他们如同星辰一般点亮了中国历史的天空。羊侃就是其中的一员。

羊侃出身于汉以来著名的高门泰山羊氏。泰山羊氏的源流可以追述到春秋晋国公族羊舌氏,至秦末徙居泰山,历经百年,至东汉时期已“七世二千石、卿、校”,发展成举朝瞩目的天下甲族。到西晋时更是“或以国之耆老,特蒙优礼;或以参与魏晋递嬗之际的秘策密谋,任掌机要,或以联姻皇室,……为晋爪牙虎臣。”

随着晋室南渡,中原冠盖相随,羊氏一些族人亦纷纷渡江,投身于南方激烈的政治斗争。北魏太武帝南伐时,羊侃的祖父时任任城令的羊规之被迫降于魏,被封为钜平子。他的父亲羊祉任官以不惮强御而闻名,因此在中国的正史上留下了自己独立的传记。

在北方的生活并不愉快。出身于世家的羊氏被迫服务于一个他们心目中犬羊一般的异族政权,其心理上的屈辱是可想而知的。像许多中原大族一样,他们文化的根现在在南方,那里象征着正统,那里也有着他们的族人。幼小时的羊侃长期被灌输着这样的思想,这才会有北魏孝昌末年那件著名的起兵归梁事件。

但是羊侃作为名将的生涯却是从北魏开始的。

羊侃长得十分魁梧,身长七尺八寸,膂力绝人。他用的弓足足有二十石,即使在马上也能用六石的硬弓。据说他有次来到兖州的尧庙蹋壁,竟然能够直上五寻,横行七步。这样夸张的举动也许只能用“轻功”这样一种不存在的东西来解释吧。还有另外一件轶事:当时泗水的桥边有几个石人,高八尺,大十围。羊侃竟然能够举起来互相撞击,把它们打得粉碎。

但是他并不仅仅是一个武夫。良好的贵族家庭出身培养了他的文化素养,他平常十分喜欢阅读文史书籍,可谓是文武双全。

弱冠时因为他随着父亲在梁州立下战功,被任命为尚书郎的官职。尚书郎因为能够接近皇帝,因此是十分亲要的职务。在这时期,北魏皇帝听说了他力大无穷的传闻,有一次对他说:

“你的同僚都说你一只老虎,我要看看你是不是只是披着虎皮的羊?”羊侃听了匍匐在地上,仿佛猛虎一般,双手紧紧殿上的台阶,手指竟然深深插了进去。看来他还是一位硬气功高手。魏帝十分惊喜,赐予他一柄珠剑。

这时的北魏政权已经开始走向没落。

正光年间,秦州羌莫折念生据州反,派遣其弟莫折天生攻陷岐州,进逼雍州。朝廷急派萧宝寅出兵讨伐。萧宝寅是南齐那位著名的东昏侯的弟弟,当萧衍代齐建梁的时候他出走北方,保住了一条命。因此他对梁朝怀有刻骨仇恨,北魏为了拉拢他,将公主嫁给了他。

当时的羊侃担任的就是萧宝寅的偏将。这是羊侃有确切记载的第一次出阵。在战场上武功卓绝的他一箭射杀莫折天生,叛军失去主将立刻崩溃。由于羊侃立下首功,因此被任命为征东大将军、东道行台,领泰山太守,进爵钜平侯。

泰山是羊氏的故乡,北魏皇帝也许是想利用羊氏在泰山的巨大威望来帮助他安定山东一带。但是这恰恰给了羊侃实现他父亲梦想的机会——那就是回归南朝。

北魏建义元年(528年)七月,羊侃终于决定率众南归。只是事机不密,被其表兄羊敦探知。与羊侃不同,羊敦忠于北魏,他得知消息后立刻据州抗拒羊侃,。兄弟于是反目,羊侃率众三万攻城,只是一时间城坚难破,于是羊侃只能先筑城十余座而守,以等待南梁的援军。

梁武帝听说羊侃率众归附,也派遣军队前来接应,赏赐与以前归附南梁元法僧相同。这时魏帝也得知羊侃南归的事情。在他的脑中应该还留有羊侃骁勇的印象,无庸置疑,他对羊侃是十分看重的。于是北魏皇帝派遣使者到羊侃军营之中,说只要羊侃留在北魏,前事可以不究,还授予其骠骑大将军、司徒、泰山郡公,终生担任兖州刺史。矢志南归的羊侃斩杀使者以明决心。

于是北魏政府命令仆射于晖率众十万攻打羊侃,高欢、尔朱阳都等军也相继而至。羊侃率军依托所筑的简易城寨与之展开血战。到当年十一月间,由于南梁接应的军队畏敌不进,城中箭矢也已用尽,羊侃只能决定突围。趁着夜色,羊侃率众杀出重围,经过一日一夜的激战,终于来到南梁边境。这时起兵之时的三万人还剩下一万余人,马两千匹。

士兵们知道将要离开自己的故乡,整夜悲伤的唱着怀乡的歌曲。羊侃听着知道将士难以割舍自己的故乡,于是会集全军对他们说:你们怀念自己的故乡,我也不便挽留你们,想要回去的就回去吧。士兵们于是默默的拜谢了自己的将军后告别而去。

羊侃率着宗族终于回到了南梁,当时正是梁大通三年。羊侃被授予徐州刺史,封高昌县侯。他的哥哥羊默和三个弟弟忱、给、元都被授予刺史的官职。不久羊侃又被任命为太子左卫率。

在南梁的羊侃无疑是郁郁不得志。作为武将的他万分的渴望能够驰骋战场,统帅大军驱逐胡虏,一统河山,乃至于封狼居胥。只是昏庸的梁武帝始终没有委其以重任,他宁愿用自己那些无能的亲属。

后人评价梁武帝时这样道:梁武帝“三北伐,而三不用良将,天监不用”裴韦”,普通不用夏侯兄弟,太清不用羊侃,唯亲唯私,宁选懦弱之临川,不测之豫章,无能之渊明。

羊侃在南梁唯一的一次出阵是太清年间的北伐中作为冠军将军监督筑造寒山堰。他的主将则是以无能闻名的贞阳侯萧渊明。当时费尽了无数劳力的寒山堰终于筑成,羊侃劝萧渊明趁着大水淹城之际攻打彭城,只是懦弱的萧渊明并没有采纳他的建议。等到北魏援军来到之时,羊侃再次劝说萧渊明乘北魏援军刚刚来到,立足未稳之时出兵击其疲惫之时,只是萧渊明依然没有采纳。当第二天羊侃的劝谏被拒绝的时候,他明白这次北伐的的命运必然是失败。于是他率领自己的部众屯兵于堰上。果然萧渊明被魏军大败。羊侃看到败局已定于是结阵徐还,魏军素闻羊侃威名也不敢进逼。

不得志的羊侃平时只好以歌舞自娱,生活豪华奢侈。他善于音律,自己谱了两首新曲:《采莲》与《棹歌》,都十分美妙。他蓄养了许多姬妾,穷极奢靡。弹筝人陆太喜着鹿角爪,长七寸,弹筝美妙动听。舞人张净琬的腰围只有一尺六寸,当事人都说她能够和赵飞燕一般作掌上舞。又有个孙荆玉能反腰帖地,衔得席上玉簪。另外还有两个歌者王娥儿和屈偶之,都是妙尽奇曲,一时间没有可以与之匹敌的人。

羊侃有一次到衡州去,在两艘船上各起三间三间通梁水斋,饰以珠玉锦缋,盛设帷屏,列上女乐。乘着潮水解开缆绳,对着水波置下酒席。当时来看的人挤满了岸边,都来一睹他的风采。大同年间,北魏使者阳斐与羊侃是老同学,梁武帝命羊侃邀请阳斐同宴。来的有宾客三百馀人,食器都是镶嵌宝石的金器玉器,奏三部女乐。到晚上为了照明,让侍婢百余人拿着贴金花的蜡烛,将大厅照成了一片白昼。

豪华的生活并没有磨灭将者的雄心。广蓄女乐也许只是为了打消梁武帝对他的疑心。

有次他随着车驾幸乐游苑,当时少府奏道新造的两刃已经完工,长是二丈四尺,围一尺三寸。梁武帝赐给羊侃骑着河南国进贡的骏马紫骝让他试试新矟。只见羊侃执矟上马,左右击刺,武艺十分精妙。看的人围成了一圈,有些看的人为了看清楚甚至爬上了树。梁武帝说:“这棵树肯定要为你而折断了。”果然不久树因为不能承担重量而断了。于是将这把矟称为折树矟。

以歌舞自娱并没有消磨掉羊侃的万丈雄心,他只是在等待着自己奋发的时候来临而已。只是当机会来临之时,南朝百年的繁华也将变成一场春梦,消失于一矩烈火之中。

梁武帝早年不失为雄姿英发的有为君王,只是晚年的他却是昏悖不堪,只知道佞佛崇僧。他虽然自奉甚严,每日以稀粥素菜为食。但是御下甚宽,于是乎一群兄弟子孙竟无一个成才,临阵投敌叛变的豫章王萧综,弃众而走致使全军崩溃的临川王萧宏者就是典型代表。而梁武帝竟能一一宽恕,也真是荒唐的不堪。

晚年的武帝最大的梦想应该是收复北方的失土,在他的一生中进行了多次北伐,惜乎用人不当,胜利的美酒从未品尝,失败的苦酒却是喝了一杯又一杯。虽有陈庆之的突入洛阳,但也是匆匆收场,空折了一枝精兵。只留下“名帅大将莫自牢,千兵万马避白袍”的歌谣流传在大江南北。

侯景的来降使得武帝高兴万分,却不知这是引狼入室,野心勃勃的侯景一生唯对高欢心存敬畏,又岂是梁武帝所能驾驭的。北伐的号角还未吹响,而侯景反叛的狼烟已传到了建业。

当时羊侃正在都官尚书任上,武帝急忙召见他问其讨伐侯景的计策。富有军事经验的羊侃立刻建议武帝立刻派人防守采石要地,使侯景不得渡江。再命劭陵王率军袭取寿春,这样侯景叛军进退失据,乌合之众自然溃散。这本是妙计,充分反映了羊侃的战略眼光,若武帝真的依计而行,侯景也到不了江南肆其凶毒,而是应该早早的就被讨定,传首于朱雀航前。

只是当时的朝堂上尽是些无能的猪头,居然都认为侯景跳梁小丑,不敢过江。自然也讲了些侯景如敢过江,臣等一只手就将侯景擒来的昏话。而梁武帝再无年青时代的英武气概,居然听信了这帮人的议论。于是采石要地竟然无人防守。他只是命令羊侃率领千余骑兵屯于望国门一带。

不过当时沿江还有太子家令王质的三千人马巡视,此时侯景众不过数千,如若贸然渡江必被截获。因此侯景对这支部队亦是大伤脑经。不过也正是天佑侯景,梁武帝脑子也不知抽了那根筋竟然将王质调为丹阳尹,王质一走,沿江的军队因为没有主帅而无故自退。此时里通侯景的萧正德,也就是武帝那位宝贝阿弟萧宏的儿子立刻将此讯息告于侯景。侯景闻讯大喜,便立刻下令准备渡江。这位枭雄来到江边,只见大江滔滔,而江面居然无人防守,不禁大喜道:大事成矣。当侯景从采石渡江南下之时,仅仅有马数百匹,战士八千人,但是都城之下竟然无一人知晓。

侯景一渡江,便先遣军袭取姑孰,一战而擒淮南太守文成侯萧宁。然后进军新林一带,南津校尉江子一正在此地驻守,他见叛军已渡江,立刻快马奔还建业。而梁武帝这才知道侯景已经兵临城下。此时武帝却来了个不问政事,一切都甩给了皇太子萧纲。

不过身为太子的萧纲只不过是位文弱书生,对于排兵布阵可谓是一窍不通。他以其子扬州刺史宣城王萧大器为都督内外诸军事,又任命羊侃为军师将军作为他的副手。实际上萧大器纨绔子弟又懂得什么军事,一切处分还都是以宿将羊侃为主。萧纲同时又遣南浦侯萧推守东府城,西丰公萧大春守石头,轻车长史谢禧守白下,和建康成犄角之势。

当时江南承平日久,久已不遭干戈,百姓闻听叛军来袭,纷纷躲避进入建业城,于是公私混乱,无复次第,幸赖得有羊侃维持纲纪,将难民一一安排妥当。此时的军队也乱成一团糟,自东吴孙皓出降以来建业已经两个多世纪未曾面对北方军人的威胁,惊惶失措的军人争着进入武库,去拿兵器铠甲,而有司也不能禁止。羊侃见状当机立断连杀数人才稳定了军心,维持住了军纪。

南梁前期可谓是人才济济,可称为名将的就有韦睿、裴邃、夏侯兄弟、陈庆之等人。但这时宿将皆已凋零,少年新进者又在远处州郡。而唯一可以依赖的便是作为北人的羊侃。据说侯景围城时对左右讲了这样一句话:城中非无菜,但无酱耳。菜通北音的卒,酱指将。说得是建业城中不是缺少士兵,而是没有大将。不过侯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定忽略了一个人,那就是羊侃。

侯景围城之时,士兵们都十分害怕。羊侃伪称得到城外人用箭射进来的书信,说是劭陵王和西昌侯率领的援军已经快到了,军心这才又安定下来。

侯景首先进攻东掖门,企图放火烧开城门,羊侃亲自来到城门之上,率领众人用水灭火。叛军乘势攻城,羊侃再现神射手本色,一连射杀数人,率军击退了这次进攻。叛军再以长柄战斧劈砍东掖门,眼见门将被劈开,而叛军也将一拥而入,羊侃在门上砍开一孔,用马矟一连刺杀二人,叛军大惧,只得退下。太子见状大喜,加侃侍中、军师将军。又送来黄金五千两,白银万两,绢帛万匹以赐战士。羊侃推辞不受,却自己拿出家财来犒赏部曲数千人。

一开始侯景作木驴数百攻城,城上用投石机发石将其一一击碎。叛军又造尖顶木驴来撞城墙,木驴上蒙着生牛皮,十分坚韧,一般箭矢擂石对其毫无作用。羊侃见状命将士制作雉尾炬,绑在铁镞上,上面淋满油脂点燃后扔在木驴上,木驴立刻烧起来,瞬间便烧得干干净净。不久侯景又作登城楼,高足有十馀丈,装载着弓弩手居高临下压制城中火力。众人皆有惧色,只有羊侃面不改色道:“车高堑虚,开过来来必定会倾倒,可卧而观之。”等到车子一动,情况果然如羊侃的预料一般。

叛军一计不成,再生一计。在城的东西两面堆起两座土山,准备居高临下对守军进行压制性火力攻击。羊侃随机应变,在城下挖地道通至土山之下,挖空土山的根基,土山立刻轰然倒塌。

不管侯景想出怎样的办法,羊侃总能一一化解。在羊侃的阻击下侯景的叛军始终未能攻破建业城,无奈的侯景只得在城外筑起长围,企图困死建业。

不久之后一场大雨几乎使得建康城提前沦陷。当时叛军与建康守军各自在内外堆筑土山作战,一面是侯景驱逐士民贵贱筑山,另一面也是发动了除太子萧纲和宣城王萧大器之外的所有人力。守军在土山上又造起高有四丈的芙蓉层楼,招募敢死之士二千人,穿着厚重的铠甲,和城外土山上的叛军日夜交战。这时一阵大雨袭来,在暴雨的侵蚀下城内的土山突然崩塌,叛军乘势发动攻击,眼见得叛军就要进得城来。在这危急时刻,又是羊侃暂时挽救了建康的命运,他命令士兵将一切可以点燃之物点起火来,向叛军扔去,刹那间便形成了一道火墙,使得叛军不能前进。羊侃乘机率领守军又筑起一道新的城墙,抵御住了这次进攻。

只是羊侃的努力并不能够改变建康城的命运,留给他的时间已经并不多了,而勤王的军队却是各怀鬼胎,迟疑不进。太清二年的十二月,一代名将羊侃带着他的梦想在建康台城去世,时年五十四岁。随着羊侃的去世,城内再无主持大局之人,不久之后,叛军攻入建康,梁武帝饿死台城,简文帝萧纲最终被侯景命人用土袋压死,而他的女儿年仅十四岁的溧阳公主也沦为侯景的玩物。

南朝百年的繁华就此终结,而历史则又掀开了新的一页。

史籍记载

《梁书·列传第三十三·羊侃传》

羊侃,字祖忻,泰山梁甫人,汉南阳太守续之裔也。祖规,宋武帝之临徐州,辟祭酒从事、大中正。会薛安都举彭城降北,规由是陷魏,魏授卫将军、营州刺史。父祉,魏侍中,金紫光禄大夫。侃少而瑰伟,身长七尺八寸,雅爱文史,博涉书记,尤好《左氏春秋》及《孙吴兵法》。弱冠随父在梁州立功。魏正光中,稍为别将。时秦州羌有莫遮念生者,据州反,称帝,仍遣其弟天生率众攻陷岐州,遂寇雍州。侃为偏将,隶萧宝夤往讨之,潜身巡緌,伺射天生,应弦即倒,其众遂溃。以功迁使持节、征东大将军、东道行台,领泰山太守,进爵钜平侯。

初,其父每有南归之志,常谓诸子曰:“人生安可久淹异域,汝等可归奉东朝。”侃至是将举河济以成先志。兖州刺史羊敦,侃从兄也,密知之,据州拒侃。侃乃率精兵三万袭之,弗克,仍筑十余城以守之。朝廷赏授,一与元法僧同。遣羊鸦仁、王弁率军应接,李元履运给粮仗。魏帝闻之,使授侃骠骑大将军、司徒、泰山郡公,长为兖州刺史,侃斩其使者以徇。魏人大骇,令仆射于晖率众数十万,及高欢、尔朱阳都等相继而至,围侃十余重,伤杀甚众。栅中矢尽,南军不进,乃夜溃围而出,且战且行,一日一夜乃出魏境。至渣口,众尚万余人,马二千匹,将入南,士卒并竟夜悲歌。侃乃谢曰:“卿等怀土,理不能见随,幸适去留,于此别异。”因各拜辞而去。

侃以大通三年至京师,诏授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瑕丘征讨诸军事、安北将军、徐州刺史,并其兄默及三弟忱、给、元,皆拜为刺史。寻以侃为都督北讨诸军事,出顿日城,会陈庆之失律,停进。其年,诏以为持节、云麾将军、青、冀二州刺史。中大通四年,诏为使持节、都督瑕丘诸军事、安北将军、兖州刺史,随太尉元法僧北讨。法僧先启云:“与侃有旧,愿得同行。”高祖乃召侃问方略,侃具陈进取之计。高祖因曰:“知卿愿与太尉同行。”侃曰:“臣拔迹还朝,常思效命,然实未曾愿与法僧同行。北人虽谓臣为吴,南人已呼臣为虏,今与法僧同行,还是群类相逐,非止有乖素心,亦使匈奴轻汉。”高祖曰:“朝廷今者要须卿行。”乃诏以为大军司马。高祖谓侃曰;“军司马废来已久,此段为卿置之。”行次官竹,元树又于谯城丧师。军罢,入为侍中。五年,封高昌县侯,邑千户。六年,出为云麾将军、晋安太守。闽越俗好反乱,前后太守莫能止息,侃至讨击,斩其渠帅陈称、吴满等,于是郡内肃清,莫敢犯者。顷之,征太子左卫率。

大同三年,车驾幸乐游苑,侃预宴。时少府奏新造两刃槊成,长二丈四尺,围一尺三寸,高祖因赐侃马,令试之。侃执槊上马,左右击刺,特尽其妙,高祖善之,又制《武宴诗》三十韵以示侃,侃即席应诏,高祖览曰:“吾闻仁者有勇,今见勇者有仁,可谓邹、鲁遗风,英贤不绝。”六年,迁司徒左长史。八年,迁都官尚书。时尚书令何敬容用事,与之并省,未尝游造。有宦者张僧胤候侃,侃曰:“我床非阉人所坐。”竟不前之,时论美其贞正。九年,出为使持节、壮武将军、衡州刺史。

太清元年,征为侍中。会大举北伐,仍以侃为持节、冠军,监作韩山堰事,两旬堰立。侃劝元帅贞阳侯乘水攻彭城,不纳;既而魏援大至,侃频劝乘其远来可击,旦日又劝出战,并不从,侃乃率所领出顿堰上。及众军败,侃结阵徐还。

二年,复为都官尚书。侯景反,攻陷历阳,高祖问侃讨景之策。侃曰:“景反迹久见,或容豕突,宜急据采石,令邵陵王袭取寿春。景进不得前,退失巢窟,乌合之众,自然瓦解。”议者谓景未敢便逼京师,遂寝其策,令侃率千余骑顿望国门。景至新林,追侃入副宣城王都督城内诸军事。时景既卒至,百姓竞入,公私混乱,无复次第。侃乃区分防拟,皆以宗室间之。军人争入武库,自取器甲,所司不能禁,侃命斩数人,方得止。及贼逼城,众皆汹惧,侃伪称得射书,云“邵陵王、西昌侯已至近路”。众乃少安。贼攻东掖门,纵火甚盛,侃亲自距抗,以水沃火,火灭,引弓射杀数人,贼乃退。加侍中、军师将军。有诏送金五千两,银万两,绢万匹,以赐战士,侃辞不受。部曲千余人,并私加赏赉。

贼为尖顶木驴攻城,矢石所不能制,侃作雉尾炬,施铁镞,以油灌之,掷驴上焚之,俄尽。贼又东西两面起土山,以临城,城中震骇,侃命为地道,潜引其土,山不能立。贼又作登城楼车,高十余丈,欲临射城内,侃曰:“车高緌虚,彼来必倒,可卧而观之,不劳设备。”及车动果倒,众皆服焉。贼既频攻不捷,乃筑长围。朱异、张绾议欲出击之,高祖以问侃,侃曰:“不可。贼多日攻城,既不能下,故立长围,欲引城中降者耳。今击之,出人若少,不足破贼,若多,则一旦失利,自相腾践,门隘桥小,必大致挫衄,此乃示弱,非骋王威也。”不从,遂使千余人出战,未及交锋,望风退走,果以争桥赴水,死者太半。

初,侃长子躭为景所获,执来城下示侃,侃谓曰:“我倾宗报主,犹恨不足,岂复计此一子,幸汝早能杀之。”数日复持来,侃谓躭曰:“久以汝为死,犹复在邪?吾以身许国,誓死行阵,终不以尔而生进退。”因引弓射之。贼感其忠义,亦不之害也。景遣仪同傅士哲呼侃与语曰:“侯王远来问讯天子,何为闭距,不时进纳?尚书国家大臣,宜启朝廷。”侃曰:“侯将军奔亡之后,归命国家,重镇方城,悬相任寄,何所患苦?忽致称兵?今驱乌合之卒,至王城之下,虏马饮淮,矢集帝室,岂有人臣而至于此?吾荷国重恩,当禀承庙算,以扫大逆耳,不能妄受浮说,开门揖盗。幸谢侯王,早自为所。”士哲又曰:“侯王事君尽节,不为朝廷所知,正欲面启至尊,以除奸佞,既居戎旅,故带甲来朝,何谓作逆?”侃曰:“圣上临四海将五十年,聪明睿哲,无幽不照,有何奸佞而得在朝?欲饰其非,宁无诡说。且侯王亲举白刃,以向城阙,事君尽节,正若是邪!”士哲无以应,乃曰:“在北之日,久挹风猷,每恨平生,未获披叙,愿去戎服,得一相见。”侃为之免胄,士哲瞻望久之而去。其为北人所钦慕如此。

后大雨,城内土山崩,贼乘之垂入,苦战不能禁,侃乃令多掷火,为火城以断其路,徐于里筑城,贼不能进。十二月,遘疾卒于台内,时年五十四。诏给东园秘器,布绢各五百匹,钱三百万,赠侍中、护军将军,鼓吹一部。

侃少而雄勇,膂力绝人,所用弓至十余石。尝于兖州尧庙蹋壁,直上至五寻,横行得七迹。泗桥有数石人,长八尺,大十围,侃执以相击,悉皆破碎。

侃性豪侈,善音律,自造《采莲》、《棹歌》两曲,甚有新致。姬妾侍列,穷极奢靡。有弹筝人陆太喜,著鹿角爪长七寸。儛人张净琬,腰围一尺六寸,时人咸推能掌中儛。又有孙荆玉,能反腰帖地,衔得席上玉簪。敕赉歌人王娥儿,东宫亦赉歌者屈偶之,并妙尽奇曲,一时无对。初赴衡州,于两艖符,起三间通梁水斋,饰以珠玉,加之锦缋,盛设帷屏,陈列女乐,乘潮解缆,临波置酒,缘塘傍水,观者填咽。大同中,魏使阳斐,与侃在北尝同学,有诏令侃延斐同宴。宾客三百余人,器皆金玉杂宝,奏三部女乐,至夕,侍婢百余人,俱执金花烛。侃不能饮酒,而好宾客交游,终日献酬,同其醉醒。性宽厚,有器局,尝南还至涟口,置酒,有客张孺才者,醉于船中失火,延烧七十余艘,所燔金帛不可胜数。侃闻之,都不挂意,命酒不辍。孺才惭惧,自逃匿,侃慰喻使还,待之如旧。

第三子鹍。鹍字子鹏。随侃台内,城陷,窜于阳平。侯景呼还,待之甚厚。及景败,鹍密图之,乃随其东走。景于松江战败,惟余三舸,下海欲向蒙山。会景倦昼寝,鹍语海师:“此中何处有蒙山!汝但听我处分。”遂直向京口。至胡豆洲,景觉,大惊,问岸上人,云“郭元建犹在广陵”,景大喜,将依之。鹍拔刀叱海师,使向京口。景欲透水,鹍抽刀斫之,景乃走入船中,以小刀抉船,鹍以槊入刺杀之。世祖以鹍为持节、通直散骑常侍、都督青、冀二州诸军事、明威将军、青州刺史,封昌国县公,邑二千户,赐钱五百万,米五千石,布绢各一千匹,又领东阳太守。征陆纳,加散骑常侍。平峡中,除西晋州刺史。破郭元建于东关,迁使持节、信武将军、东晋州刺史。承圣三年,西魏围江陵,鹍赴援不及,从王僧愔征萧勃于岭表。闻大尉僧辩败,乃还,为侯瑱所破,于豫章遇害,时年二十八。

白话译文

羊侃,字祖忻,泰山梁甫人,汉代南阳太守羊续的后代。祖父羊规,宋武帝刘裕任徐州刺史时,任他为祭酒从事、大中正。当时薛安都以彭城投降北魏,羊规也随之到北魏,被授官卫将军营州刺史。父亲羊祉,北魏时任侍中,金紫光禄大夫。

羊侃少年时有奇才,身高七尺八寸,爱好文史,广泛阅读书籍,尤其爱好《左氏春秋》和《孙吴兵法》。刚成年时随父亲在梁州讨伐氐族立功。北魏正光年间,任别将。当时在秦州有羌人莫遮念生占据州城造反,自称帝,派遣他的弟弟莫遮天生率部众攻克歧州,接着进攻雍州。羊侃被任为偏将,隶属肖宝夤前往讨伐,他藏身在坑壕中,伺机射天生,一箭射死,天生部众也随即溃散。因功升为使持节、征东大将军、东道行台,兼领泰山太守,进爵为钜平侯。

起初,他的父亲有南归的志向,常对他几个儿子说:“人生哪里可以长久留在异乡,你等可以回到南方去。”到此时羊侃想以河济地区投降南朝以实现父亲的志向。但是羊侃的堂兄,兖州刺史羊敦知道后,在兖州阻挡抗拒羊侃。羊侃率领三万精兵袭击他,没有成功,于是筑十余城守着,并派使者到梁朝。梁朝宣布,对羊侃的奖赏与元法僧相同,并派遣羊鸦仁、王弁率领军队去接应,李元履运送粮食和武器。北魏皇帝听说后,派使者去授予羊侃骠骑大将军、司徒、泰山郡公,长为兖州刺史。羊侃斩了使者,北魏大惊,命令行台尚书左仆射于晖率领数十万军队,还有高欢、尔朱阳都等部队相继而至,包围羊侃十余圈,羊侃城栅中矢已用完,被杀伤的人很多,而南朝梁的军队还没有来到,于是在夜晚突围而出,边战边行,跑了一天一夜才出北魏的境界。到了渣口,还剩有一万多人,二千匹马。快进入南朝境内,士兵们都整夜悲伤地唱家乡的歌,羊侃对他们说:“你等怀念故土,按理就不能随我来南朝,现在去留就由你们,可在这里分别。”各人拜谢辞别而去。

大通三年,羊侃到了梁的都城建康,梁武帝下诏授给他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瑕丘征讨诸军事、安北将军、徐州刺史,他的哥哥羊默和三个弟弟羊忱、羊给、羊元都拜为刺史。不久任命羊侃为都督北讨诸军事,外出屯兵日城,刚好陈庆之行军失利,停止了前进。这一年,下诏任他为持节、云麾将军、青冀二州刺史。

中大通四年,下诏任使持节,都督瑕丘诸军事,安北将军、兖州刺史,随从太尉元法僧北伐元法僧先启奏说:“我与羊侃有老交情,愿意与他同行。”梁武帝于是召见羊侃问他作战计划谋略,羊侃详细陈述了进攻的计划。梁武帝听了后说:“知道你愿意与太尉同行。”羊侃说:“臣离开北土回到朝廷,常常想为国效命,然而实在未曾愿与元法僧同行。北人虽然认为臣是吴人,而南人已经称臣为北虏。今与法僧同行,还是北虏之间同类相角逐,非但违背我一向的心愿,也使北方少数民族轻视汉人。"梁武帝说:"现在朝廷需要你同行。"就下诏任命他为大军司马。梁武帝对羊侃说:"军司马这官位废置已久,现在为你才设置。"行军到官竹,同行的元树在谯城作战失利,丧失了军队。回军后,授官为侍中。中大通五年,封高昌县侯,食邑千户。六年,离京出任为云麾将军、晋安太守。闽越地区有反上作乱的风气,前后太守都不能阻止平息,羊侃来到后讨伐出击,斩了他们的首领陈称、吴满等,于是郡内安定清静,没有人敢再反乱。不久,征召为太子左卫率。

大同三年,皇帝到乐游苑去玩,羊侃也参加了宴会。当时少府上奏说新造成了一种两刃长矛,长二丈四尺,刃宽一尺三寸,梁武帝赐给羊侃一匹马,命他试舞。羊侃拿矛上马,左右击刺十分英武美妙,梁武帝连连称赞。梁武帝又赋了《武宴诗》三十韵给羊侃看,羊侃立即应诏随韵作诗。梁武帝看了后说:"我听说有仁的人一定有勇,今天见到有勇的人有仁,可以说是邹、鲁的遗风,孔孟英贤不绝。"大同六年,升迁为司徒左长史。八年,升为都官尚书。当时尚书令何敬容掌权,羊侃与他同在尚书省,但却没有去拜访他。有宦官张僧胤去拜访羊侃,羊侃说:"我的椅子不是阉人坐的。"竟不接见。当时人认为他正派有气节,十分赞赏。九年,离京出任使持节,壮武将军、衡州刺史。

太清元年,征召为侍中。刚好大举北伐,就任命羊侃为持节、冠军,负责监督建造寒山堰的事。经过二十天,堰建造成。羊侃劝元帅贞阳侯萧渊明乘着水势进攻彭城,未被采纳。后来北魏援兵大量到来,羊侃又反复劝萧渊明趁他们远道而来加以袭击,第二天又劝出战,都不被采纳,羊侃就率领自己的军队驻扎到堰上。后来萧渊明大军失败,羊侃摆好了战阵徐徐退回。

太清二年,重新任命羊侃为都官尚书。侯景反叛,攻陷历阳,梁武帝问羊侃讨伐侯景的计策。羊侃说:"侯景反叛的迹像早已显现,他或许会侵扰南下,应该马上占据采石,命邵陵王纶袭取寿春。侯景进不得前,退失去巢窟,他的乌合之众,自然会很快瓦解。"有些人认为侯景不敢马上进逼京师,因此,这个计划也就暂时搁下了,命令羊侃率领千余骑兵驻屯在望国门。侯景到了新林,朝廷马上调羊侃入京师,成为台内大都督宣城王萧大器的副手,任都督城内诸军事。当时侯景突然到来,百姓竞相逃入城内,社会秩序一片混乱。羊侃就布置分配防卫力量,以宗室人员参杂其间。军人们争先恐后进入武库,自己取武器装备,有关官员不能阻挡,羊侃下令斩杀数人,方才阻止。不久侯景贼军逼近京城,人心汹汹,恐惶不安,羊侃假称得到了城外射入的书信内说"邵陵王萧纶、西昌侯萧渊藻的援兵已经到了附近的路上。"大家才稍稍安定。贼军进攻东掖门,纵火焚烧,火势很盛,羊侃亲自领兵抵抗,他在门上凿空,往下浇水,火终于扑灭。他又引弓射杀数人,贼军才退走。诏加羊侃侍中、军师将军。有诏书命令送金五千两,银万两,绢万匹赏赐给战士,羊侃辞谢不受。他自己带来的部队千余人,都用私产加以奖赏。

侯景军用尖顶木驴攻城,因上蒙湿牛皮,木石铁火都难破坏,羊侃作雉尾炬,除用枯草缚扎处,上还装铁箭头,用油浇浸,烧着后掷到木驴上,凿穿牛皮,就烧毁了木驴。贼军又在东西两面垒起土山,比城高,城中人惊骇万分,羊侃命挖地道直到土山下,把土挖空,山就塌下了。贼军又制造了登城楼车,高十多丈,想在车上对城内射箭,羊侃说:"车太高而城外沟虚,它来必然倒下,可躺着看它倒,不必防备。"等车一移动后果然倒下,大家都佩服羊侃的预见。贼军多次进攻不能胜利,就把京城团团包围起来。朱异、张绾主张开城出击,梁武帝问羊侃,羊侃答道:"不可以。贼军多日攻城,因攻不下,所以团团包围,目的是想诱降城中的人。现在出击,如果出去人少,不足以打败他们;如果人多,一旦失利,自相践踏,城门狭,桥小,必然伤亡惨重,这是向敌人示弱,不是宣扬王威呀。”但这意见没有被采纳,梁朝派出千余士兵出城作战,还未及交锋,就望风逃回,果然在争上桥时纷纷落水,死了一大半。

在此前,羊侃长子羊被侯景所抓获,侯景把他带到城下给羊侃看,羊侃说:“我把全宗族的人都用来报答圣上的大恩,还恨不够,哪里还计较这一儿子,希望你早点把他杀了。”过几天侯景又抓他到城下,羊侃对羊说:“我以为你早已死了,你还在呀,我以身许国,誓死与敌作战,终归不会因为你而动摇我的进退。”说完拿起弓来射。贼军都被羊侃的忠义所感动,也不加害于羊。侯景派遣仪同傅士哲呼羊侃说话,他说:“侯王远道而来问候天子,为何闭门拒绝,不及时进纳?尚书是国家大臣,应该启奏朝廷。”羊侃说:“侯将军在奔走逃亡之后,归顺我们国家朝廷把重要的城市方镇委任给他管理,是什么忧患苦楚,使他忽然起兵?今天他驱使一些乌合之众,来到王城之下,掳掠马匹饮淮河水,向王城中射箭,岂有作为臣下而这样做的?我受国家的大恩,应当禀承皇帝的决策,扫荡反叛的逆贼,不能够轻易听你的花言巧语,开门迎接盗贼请你回告侯王,望他及早好自为之。”士哲又说:“侯王奉事天子尽心尽力,不被朝廷所知道,正想当面启奏天子,以清除奸臣。既然在军中任职,故而带兵来到京师,怎么能说是造反呢?”羊侃说:“圣上君临四海近五十年,聪明而有智慧,没有一件事能瞒得过他,有哪一个奸臣可以在朝廷上?要想掩饰错误,希望你不要用讲假话的办法。而且侯王亲自高举大刀,进攻城门宫殿,事奉君王尽臣下之节,有这样做的吗?”士哲无言可答,于是说:“在北方的日子里,久仰你的风采和谋略,每恨平生不能和你相叙,请你脱去战袍,让我好好看你的风采。”羊侃就脱去了盔甲,傅士哲瞻仰了很久才离去。羊侃就是这样被北方人所钦佩和羡慕。

后来下起大雨,建康城内土山崩坏,贼军乘虚而入,战士们苦战但不能击退敌人,羊侃下令多掷火,使城成为火城用来阻断贼军的路,与此同时,在城里再筑城,贼军无法前进。十二月,羊侃遇病死于合城中,年五十四岁。下诏给东园的棺材,布和绢各五百匹,钱三百万,赠官侍中、护军将军,又赐给一部鼓吹乐队。

羊侃少年时勇猛非凡,臂力惊人,所用的弓达到十余石。曾经在兖州的尧庙的壁上行走,上到四丈高,横行了七步。泗桥上有几个石人,长八尺,大十围即五尺,羊侃抓住它们互相击撞,都被撞碎了。

羊侃生活豪华奢侈,懂音乐,曾自己创作《采莲》、《棹歌》两首歌曲,很有新意。姬妾在一旁侍侯,十分奢靡。有个弹筝人陆太喜,其弹筝的鹿爪长七寸。跳舞人张净琬,腰围只有一尺六寸当时人都说他能站在人手掌上跳舞。又有一个孙荆玉,能反腰贴近地面,咬到席子上的玉簪。皇帝赏赐的歌手王姚儿,东宫也赏赐歌手屈偶之,都是能唱美妙动听的歌曲,一时无人可比。最初到衡州,在两只小船上造起三间通梁水斋,上面装饰了珠玉、有彩图的锦,和华丽的屏风,还有歌女和舞女,船解缆后趁潮前进,面对着水波饮酒作乐,两岸的观看者拥挤不堪。大同年间,北魏使者阳斐,与羊侃在北方时曾是同学,有诏书命羊侃请阳斐宴会,参加的还有宾客三百余人宴会上的饮器都是金玉等所制作,有三部女乐队奏乐,侍侯的婢女达百余人,都手拿着金花烛羊侃不能饮酒,而善于与宾客应酬,他整天陪伴着宾客,与他们一样时醉时醒。羊侃性格宽厚有气量,曾经从南方回到涟口,设酒宴,有一个叫张孺才的宾客,醉后在船中引起火灾,连带烧了七十余艘船,被烧金银和帛不可计数。羊侃听说后,都不介意,命令酒宴不要停止。张孺才既惭愧又害怕,逃走了,羊侃派人安慰他并叫他回来,对待他象起初一样。

上一篇:斛律恒伽
下一篇:周文育
杨五郎

杨五郎

杨延昭

杨延昭

韩重赟

韩重赟

陈俊卿

陈俊卿

陈文龙

陈文龙

刘整

刘整

李庭芝

李庭芝

牛皋

牛皋

岳飞

岳飞

王彦

王彦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