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四书五经之《大学》,全文阅读请点击!

高敖曹

高昂,字敖曹,以字行,渤海蓨县(今河北景县东)人,南北朝时期东魏大将。

高敖曹

高敖曹(491—538),即高昂,字敖曹,以字行,渤海蓨县(今河北景县东)人,南北朝时期东魏大将。

高敖曹是东魏徐州刺史高干的三弟,年少时便有壮气,长大后更是倜傥,胆力过人。史称他“龙眉豹颈,姿体雄异”(《北齐书·高昂列传》)。其父高翼为其求得严师,并令其对高敖曹严加捶挞。可高敖曹却不遵师训,到处走动,并常说:“男儿当横行天下,自取富贵,谁能端坐读书作老博士也”(《北齐书·高昂列传》)。此后,高敖曹随高干四处劫掠,州县莫能治理。二人还倾尽家产,招聚剑客,使乡闾畏之,无敢违迕。高翼常对人说:“此儿不灭我族,当大吾门,不直为州豪也”(《北齐书·高昂列传》)。

后高干向博陵人崔圣念之女求婚,但被拒绝,二人便将此女劫走。到村外后,高敖曹对高干说:“何不行礼”(《北史·高昂列传》)?于是高干与此女野合后而归。由于二人常到处劫掠,高翼也受到牵连,常被关在监狱中,只有遭遇大赦才能得以出来。高翼曾对人说:“吾四子皆五眼,我死后岂有人与我一锹土邪?”高翼死后,高敖曹大起坟冢,并说:“老公!子生平畏不得一锹土,今被压,竟知为人不”(《北史·高昂列传》)?

北魏建义元年(528年)六月,高敖曹与高干聚集流民于河、济之间起事,响应葛荣起义,并受其官爵,屡破魏军。由于高干与魏帝有旧交,便奉旨归降。高敖曹被任命为通直散骑侍郎,封武城县伯,邑五百户。柱国大将军尔朱荣认为高氏兄弟叛而后降,不应不应再居近要。高氏兄弟闻后,便主动解官而归。二人在乡里暗中搜集勇士,继续进行抄掠。尔朱荣闻后,怀恨在心,便密令刺史元仲宗将高敖曹诱俘,与薛修义同囚于晋阳。

北魏永安三年(530年)九月,太原王尔朱荣入洛阳,掌握北魏军政大权,高敖曹也被押到驼牛署。是月,北魏孝庄帝元子攸因不满太原王尔朱荣遥控朝政,将其诱杀,高敖曹也被放出。尔朱氏家族闻讯后,四处起兵,围攻魏都洛阳(今河南洛阳东北)。孝庄帝亲至大夏门进行指挥,时高敖曹刚被释放,感孝庄帝之恩,遂“被甲横戈,志凌劲敌”(《北齐书·高昂列传》)。并与其侄高长命等率军而进,所向披靡,孝庄帝及观者莫不壮之。孝庄帝即以高干为河北大使,以高敖曹为直阁将军,赐帛千匹,一起招兵买马,作为抵御尔朱氏军进攻的支援力量。并亲送高氏兄弟到黄河岸边,令他们回冀州(治信都,今河北冀县)招集乡曲,积极准备。孝庄还举酒指水说:“卿兄弟冀部豪杰,能令士卒致死,京城倘有变,可为朕河上一扬尘”(《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十四》)。高干垂泪受诏,高敖曹也持剑起舞,誓以必死。

十二月,尔朱荣之侄、汾州刺史尔朱兆联合尔朱氏诸将一起年底攻入魏都洛阳(今河南洛阳东北),擒杀孝庄帝,另立太原太守、长广王元晔为帝。北魏普泰元年(531年)二月,颍川乏尔朱兆派监军孙白鹞前往冀州,借口征收民间马匹,欲待高干兄弟送马时,将其逮捕。高干得知尔朱兆之后,即与前河内太守封隆之等商议,秘密派部众袭击信都,将孙白鹞斩杀,随之推举封隆之主持州事;同时,向各州郡发布通告,共同讨伐尔朱氏。

是月,尔朱氏将领、殷州刺史尔朱羽生率军5000人袭击信都,掩至城下。高敖曹不及穿甲,率十余骑迎战。高干恐其有失,于城中用绳索垂下500人相助。但此时高敖曹已和尔朱羽生军交战,大败尔朱羽生,人心遂安。时高敖曹马槊绝世,手下无不以一当百,时人将其比做项羽。不久,封隆之、高干又联络晋州刺史高欢一起反对尔朱氏军,开门纳之。时高敖曹在外略地,闻知此事,心中不满,任为高干软弱,将其视为妇人,并送布裙相辱。高欢派其子高澄以子孙之礼相见,高敖曹这才随高澄而还。

三月,北魏节闵帝元恭封前任帝元晔为东海王,对尔朱氏诸将亦加封官爵军职。六月,高欢联络各地反尔朱氏军的力量,于信都起兵。八月,尔朱仲远等诸将率军讨伐高欢等。十月,高欢在信都拥立勃海太守、安定王元朗为帝,与尔朱氏拥立的魏帝元恭相抗衡,改年号中兴,元朗以高欢为丞相、都督中外诸军事;高干为侍中。司空;高敖曹则为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冀州刺史,从此,高氏与尔朱氏形成对峙局面。此时,尔朱氏诸将正联兵征讨高欢。尔朱兆军出井陉(今河;化井陉西北),屯军广阿(今河北隆尧东),号称10万人马。在尔朱氏大军压境的情况下。高欢使用反间计,致尔朱氏诸将互相猜疑,各路兵马只在原地移动,却不向前推进。高敖曹随高欢乘机集中兵力先与尔朱兆军会战,于广阿大破之,俘其士卒5000余人。高敖曹又高欢乘胜南下,进攻邺城(今河北临漳西南),相州刺史刘诞闭城固守。

中兴二年(532年)正月,高欢军攻拔邺城,擒刘诞。高敖曹自攻克邺城后,便率所部至黎阳,又随高欢讨尔朱兆于韩陵。闰三月,高敖曹自率乡人部曲王桃汤、东方老、呼延族等3000人前来与高欢会合。此时,高欢拥立的魏帝元朗于三月率领文武百官进入邺城。是月,尔朱氏诸将在尔朱世隆的撮合下,暂时复归于好,重新结盟发誓,同征高欢。闰三月,尔朱天光白长安(今西安西北),尔朱兆自晋阳,尔朱度律自洛阳。尔朱仲远自东郡(今河南滑县),分别率所部出发,会师邺城。号称20万大军,沿洹水(河南北部卫河支流安阳河)两岸驻扎。高欢以吏部尚书封隆之留守邺城,自率军出城抵御,屯军于紫陌(今河北临漳西南故邺县西北)。

高欢见到高敖曹部下后,担心道:“高都督纯将汉儿,恐不济事,今当割鲜卑兵千余人共相参杂,于意如何?”高敖曹认为:“敖曹所将部曲练习已久,前后战斗,不减鲜卑,今若杂之,情不相合,胜则争功,退则推罪,愿自领汉军,不烦更配”(《北齐书·高昂列传》)。高欢见其信心十足,便同意了。

是月底,尔朱兆率轻骑兵3000人乘夜偷袭邺城西门,不克,退走。当时,高欢的步兵不到3万人,骑兵不到2000人,自料难与尔朱氏军匹敌,乃于韩陵山(今河南安阳东北),设立圆阵,并连接牛驴,以阻塞归路,使将士以必死之心与尔朱氏军作战。高欢亲领中军,高敖曹领左军,高欢的堂弟高岳领右军,迎战尔朱氏军。中军高欢战不利。尔朱兆乘机发动强攻,高欢军危急,高岳即领骑兵500人,对尔朱兆军迎头痛击,高欢部将斛律敦领兵抄尔朱兆军背后,高敖曹也领兵千人拦腰击之。在高欢军的联合围攻下,尔朱兆军大败。贺拔胜和徐州刺史杜德于阵中投降高欢。尔朱兆领残部还晋阳,后亦被击灭;尔朱仲远逃奔东郡,后降南梁。四月,尔朱世隆和尔朱彦伯被部将所杀;尔朱天光和尔朱度律亦被擒送高欢,尔朱氏从此衰亡。同年,加高敖曹侍中、开府,进爵为侯,邑七百户。

北魏永熙二年(533年)三月,高干被魏孝武帝元修所杀,孝武帝还暗中派东徐州刺史潘绍业杀高敖曹。是高敖曹已知高干被杀,便于中途将潘绍业抓俘,在袍领中搜得敕书,高敖曹遂率十余骑至晋阳,投奔高欢。高欢于韩陵山(今河南安阳东北)大破尔朱氏军后,即以晋阳(今山西太原西南)为根基,遥控朝政。魏孝武帝元修不满,遂于永熙三年(534年)四月,诏宇文泰为侍中、骠骑大将军、关西大都督。五月,下诏戒严,准备讨伐高欢。六月,高欢以清君侧诛杀斛斯椿为名,调集大军南下,以其弟、定州刺史高琛镇守晋阳,以高敖曹领兵为前锋,向魏都洛阳(今河南洛阳东北)开进。七月二十九日,高欢军进入洛阳,高敖曹率500劲骑追魏帝至陕西,不及而还。九月,高敖曹为豫州刺史,仍讨三荆诸州不归附者,皆平之。

十月,高欢在洛阳立清河王世子元善见为帝,是为孝静帝,改年号天平。并迁都邺城(今河北临漳西南),史称东魏。以高敖曹为侍中、司空,高敖曹因其兄高干死于此位,所以不不拜,并于次年二月转任司徒。同时,宇文泰于十月领军攻潼关,斩东魏守将薛瑜,还长安,晋为大丞相。十二月,逃入长安的魏帝元修因饮毒酒身亡。次年正月,宇文泰等拥立元宝炬为帝,是为文帝。改年号大统,史称西魏。自此,北魏分裂为东魏和西魏。

东魏天平三年(536年)十二月,丞相高欢督3路军进攻西魏,以高敖曹攻上洛(今陕西商县),大都督窦泰攻潼关,亲率军进与蒲阪(今山西永济西)。东魏天平四年(537年)正月,高敖曹渡河后祭河伯,说:“河伯,水中之神;高敖曹,地上之虎。行经君所,故相决醉”(《北史·高昂列传》)。时山道峻隘,高敖曹率军自商山转斗而进,所向无前,遂攻上洛。上洛人杜窋降于高敖曹,高敖曹以其为向导进行攻城。守将西魏洛州刺史泉企固守10余日,其子泉元礼、泉仲遵也督军力战。不久,泉仲遵眼睛受伤,不能再战,高敖曹遂攻克上洛,俘泉企及将帅数十人。高敖曹以杜窋为洛州刺史。时高敖曹为流矢所中,身受重伤,对部下说:“吾以身许国,死无恨矣,所可叹息者,不见季式作刺史耳”(《北齐书·高昂列传》)。高欢闻后,即以高季式为济州刺史。高敖曹拟向蓝田(今属陕西)进攻,却得知窦泰兵败,加之高欢召其还军,只好自上洛撤军。高敖曹不忍弃众,率军力战,得以全军而还。回军后,高敖曹仍为军司、大都督,统七十六都督,与司空、西道大行台侯景治兵于武牢。

高敖曹为人“侠气凌物”,时行台任祥、御史中尉刘贵、豫州刺史尧雄、冀州刺史万俟洛也率众在北豫州治兵,刘贵与高敖曹小有忿争,高敖曹怒,拔刀砍刘贵,刘贵逃回本营,高敖曹又鸣鼓会兵欲攻之。幸得侯景与冀州刺史万俟洛相劝乃止。时鲜卑人皆轻视汉人,唯独惮服高敖曹。高欢申令三军时,都说鲜卑语,但若是高敖曹在,则说汉语。高敖曹曾去相府拜访高欢,但看门的人却不认进,高敖曹便引弓射之,高欢知道后也不怪罪。

东魏天平四年(537年),丞相高欢率军进攻西魏,与其争夺关中(今河南灵宝及其以西陕西关中盆地及丹江流域)、河南(今黄河以南附近地区)。八月,西魏丞相宇文泰率李弼等12名将领进攻东魏,以北雍州刺史于谨为前锋,连克盘豆(今河南灵宝西)、桓农(今河南灵宝),俘东魏军8000人。闰九月,东魏丞相高欢亲率兵20万还击西魏军,直攻蒲津(今陕西大荔朝邑东黄河渡口),进驻许原(今陕西大荔南)西。另以高敖曹率军3万进攻河南。时关中饥荒,宇文泰所部不满万人,于恒农驻军五十余日,闻高欢将度河,乃引兵入关,高敖曹遂围恒农。十月初,宇文泰领西魏军于沙苑(今陕西大荔南)设伏,大败东魏军。高欢领残兵渡河北逃,亡失士卒8万余人。时隔半月,西魏军再次攻东魏,向洛阳(今河南洛阳东北)挺进。高敖曹闻高欢战败,遂撤围,退保洛阳。不久,西魏独孤信进至新安,高敖曹只得率军退至黄河以北。

东魏元象元年(538年)七月,东魏兴兵攻西魏,以高敖曹与侯景等领兵围攻金墉(今河南洛阳东北故城),丞相高欢率军殿后。西魏金墉守将独孤信闭城固守。侯景下令纵火,金墉城内外官房民宅仅剩十之二三。西魏文帝元宝炬得知金墉告急,即与丞相宇文泰率军东下,增援金墉,同时,命开府仪同三司李弼、车骑大将军达奚武率骑兵1000人为前锋。

八月,宇文泰等抵达谷城(今河南新安)。东魏将莫多娄贷文在孝水(今新安境内)战败被杀。宇文泰等进抵瀍水(由洛阳西北经城南至城东入洛水)东岸,迫使侯景等趁夜解除对金墉的包围,退走。初四(即公元538年9月13日),宇文泰又大破东魏军,东魏军北遁。宇文泰随即集中精兵猛攻高敖曹,高敖曹由于轻敌,全军覆没。高敖曹单骑而逃,投河阳南城,但守将北豫州刺史高永乐与高敖曹不合,遂闭门不受。高敖曹又仰呼求绳,仍不得。不久,追兵至,高敖曹只得藏在桥下,追兵见高敖曹从人持金带,便问高敖曹藏于何处,从人指桥示之。高敖曹知其不免,说:“来!与汝开国公”(《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十八》)。追兵遂斩其首去,时年四十八岁。高欢闻高敖曹战死,如丧肝胆,杖高永乐二百,追赠高敖曹使持节侍中、都督冀定沧瀛殷五州诸军事、太师、大司马、太尉公、录尚书事、冀州刺史,谥号忠武。

上一篇:杨大眼
下一篇:
李弼

李弼

独孤信

独孤信

尉迟迥

尉迟迥

贺若敦

贺若敦

周弘正

周弘正

王琳

王琳

陈顼

陈顼

毛喜

毛喜

韩子高

韩子高

陈武帝

陈武帝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