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四书五经之《大学》,全文阅读请点击!

萧摩诃

萧摩诃(532~604年),字元胤,兰陵(今山东峄县)人,南北朝时期陈朝名将,以勇猛称著。

萧摩诃

萧摩诃(532~604年),字元胤,兰陵(今山东峄县)人,南北朝时期陈朝名将,以勇猛称著。

萧摩诃的祖父萧靓为梁朝右将军,父亲萧谅,官至梁始兴郡丞。萧摩诃随父亲住在始兴郡,几岁的时候父亲即去世,他的姐夫蔡路养当时在南康。萧摩诃稍微长大一些,便果毅有勇力。

梁太清二年(548年)八月,南豫州牧侯景率诸军在寿阳(今安徽寿县)起兵叛梁,先继攻占建康、三吴(以吴、吴兴、会稽三郡为三吴,相当今江苏太湖以东、以南和浙江绍兴、宁波一带)。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陈霸先去援助建康,至大庾岭,蔡路养率2万人于南野拒之。萧摩诃时年十八岁(此事发生在550年,但史书上均记载萧摩诃当时为十三岁,这与萧摩诃死时为七十三岁的时间相矛盾,所以这里改为十八岁),单骑出战,无人敢当。但凭萧摩诃一人之力无法阻挡陈霸先的进攻,蔡路养战败后,萧摩诃归附于陈霸先的部将侯安都,侯安都待其甚厚,从此萧摩诃便常跟随侯安都征战。

梁太平元年(556年)三月,北齐攻梁,遣仪同三司萧轨等与任约、徐嗣徽合兵10万出栅口(今安徽无为东南)向梁山进攻。六月,北齐军潜至钟山龙尾(今南京紫金山东北),梁军拂晓出幕府山(今南京东北),陈霸先与吴明彻、沈泰等夹击北齐军,而侯安都则率另一支部队自白下(今南京金川门外)袭击北齐之后路。战前,侯安都鼓励萧摩诃说:“卿骁勇有名,千闻不如一见。”萧摩诃说:“今日令公见矣”(《陈书·萧摩诃列传》)。及战,侯安都坠马,被北齐军所围,萧摩诃单骑大呼,直冲北齐军,所向披靡,侯安都也因此幸免。在梁军猛烈的功势下,北齐军大败,被斩数千人,自相残踏而死者不计其数。梁军追击败逃齐军至临沂(今江苏句容北)。梁钟山、摄山(南京栖霞山)、江乘诸军皆捷,俘北齐萧轨等将46人,伤亡溺死者大半。

陈天嘉(560~566年)初,任本县令,又以平留异、欧阳纥之功,迁至巴山太守。

太建五年(573年)三月,陈宣帝陈顼计划讨伐北齐,命吴明彻都督征讨诸军事,与都官尚书裴忌领兵10万北击北齐,吴明彻攻秦郡(治今江苏六合)。四月,程文季率敢死队,拔掉州前水障木栅,进围秦州。北齐遣军援救历阳,为黄法氍所败,又以尉破胡、长孙洪略援救秦州。其先头部队有“苍头”、“犀角”、“大力”等许多勇士,皆身高八尺,臂力绝伦,其锋甚锐。而且这支部队还有许多西域胡人,善于射箭,箭无虚发,陈军尤其惧怕这些人。待两军作战前,吴明彻对萧摩诃说:“若殪此胡,则彼军夺气,君有关、张之名,可斩颜良矣。”萧摩诃说:“愿示其形状,当为公取之”(《陈书·萧摩诃列传》)。吴明彻叫来一位投降北齐兵,让他描述胡人的模样,北齐兵说胡人穿绛色衣服,用桦皮装弓,两端有骨弭。吴明彻派人窥探,得知该胡人就在阵中。吴明彻于是设酒席和萧摩诃对饮,萧摩诃饮毕,驰马直冲北齐军。胡挺身出阵前十余步,张满弓刚要发射,萧摩诃便遥掷铣鋧(小矛),正中其额,胡人当场毙命,北齐军“大力”十余人出战,又皆为萧摩诃所斩,北齐军大败,尉破胡逃走,长孙洪略战死。萧摩诃因功被封为明毅将军、员外散骑常侍,廉平县伯,邑五百户。不久进爵为侯,转太仆卿,其余如故。

太建七年(575年),萧摩诃随吴明彻进围宿预,击走北齐将王康德,因功除晋熙太守。

太建九年(577年)十月,陈宜帝陈顼闻北周灭北齐,即乘机争夺淮北地区,遂派吴明彻率军北伐,令其世子戎昭将军、员外散骑侍郎吴惠觉摄行州事。吴明彻军至北周吕梁(今江苏徐州东南),萧摩诃率7骑先入,手夺北齐军大旗,北齐军大溃。萧摩诃因功被授予持节、武毅将军、谯州刺史。陈军进围彭城,梁士彦退兵守城,不敢出战。

太建十年(578年)二月,吴明彻利用清水灌城,绕城布列战船,加紧攻城。北周武帝宇文邕派上大将军王轨率军驰救,占据淮口(即清口,今江苏淮阴西南清水入淮之口),修筑长围,并以铁锁贯连车轮数百沉入清水(即泅水,在今江苏淮阴及其西北),以封锁航道,阻断陈水军退路,在清水两岸筑城。陈军诸将甚为惶恐,萧摩诃对吴明彻说:“闻王轨始锁下流,其两头筑城,今尚未立,公若见遣击之,彼必不敢相拒。水路未断,贼势不坚,彼城若立,则吾属且为虏矣。”但吴明彻不从,并说:“搴旗陷阵,将军事也;长算远略,老夫事也”(《陈书·萧摩诃列传》)。摩诃失色而退。周军十日之间筑城而毕,下游水路全被王轨截断。

周兵益至,诸将准备破堰撤军,用船运马而回,马主裴子烈认为:“若决堰下船,船必倾倒,岂可得乎?不如前遣马出,于事为允”(《陈书·吴明彻列传》)。时吴明彻背疼难忍,见前遇坚城,退路被断,知道此次作战难以取胜,便听从了这一建议。萧摩诃又进言说:“今求战不得,进退无路,若潜军突围,未足为耻。愿公率步卒,乘马舆徐行,摩诃领铁骑数千,驱驰前后,必当使公安达京邑。”吴明彻说:“弟之此计,乃良图也。然老夫受脤专征,不能战胜攻取,今被围逼蹙,惭置无地。且步军既多,吾为总督,必须身居其后,相率兼行。弟马军宜须在前,不可迟缓”(《陈书·萧摩诃列传》)。萧摩诃带数千马军前还,由于北周军设伏数重,萧摩诃便率80精骑,率先突围,大军随后而出,天亮后,陈军到达淮南。而吴明彻亲自决堰断后,趁水势撤退。不料至清口,水势渐退,船舰触上周军沉入水底的车轮,无法通过。王轨趁机引兵袭击,陈军大败。吴明彻被俘,所部3万及器械辎重为周军所获。萧摩诃回朝后,被授予右卫将军。

太建十二年(580年)八月,北周进攻寿阳,萧摩诃与樊毅等众军救援,无功而还。

太建十三年(581年)二月,总揽北周大权的大丞相杨坚废周立隋,是为隋文帝。隋文帝杨坚欲吞并江南,统一南北,于三月命上开府仪同三司贺若弼、和州刺史韩擒虎分任吴州和庐州总管,镇江北广陵(今江苏扬州西北)和庐江(今合肥),预作灭陈准备。陈宣帝即委任骠骑大将军萧摩诃等御隋。九月,萧摩诃率军进攻江北(指淮水以南、大别山以东之长江以北)隋地。二十六日,杨坚命上柱国长孙览、元景山并为行军元帅,发兵伐陈,令尚书左仆射高颎节度诸军。隋军水陆俱进,师临长江,陈人大骇。

太建十四年(581年)正月,陈宣帝去世。时始兴王陈叔陵在傍,欲趁机夺取帝位,便剑伤太子陈叔宝和其母柳后。陈叔陵逃回东府城,欲据城自守。时陈军皆沿江防守隋军,建康城内空虚。大臣们也犹豫不决,不知该支持谁,以至无人前去征讨陈叔陵。太子陈叔宝纳太子舍人司马申之言,派人命萧摩诃入见受敕。萧摩诃遂率步骑数百人疾至东府城,屯兵于城西门。陈叔陵大为惶恐,为拢络萧摩诃,派人送给萧摩诃一部鼓吹,并对他说:“事捷,必以公为台鼎。”萧摩诃回报说:“须王心膂节将自来,方敢从命”(《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七十五》)。陈叔陵计穷,只好从南门出逃,萧摩诃率军将其追斩。事后,陈叔宝即位,是为陈后主。萧摩诃因功被封为散骑常侍、车骑大将军,封绥建郡公,邑三千户。后主还将陈叔陵所蓄聚金帛累巨万,全部赏赐给萧摩诃。不久,又改授侍中、骠骑大将军,加左光禄大夫。按旧制,三公黄阁听事置鸱尾,后主特赐摩诃开黄阁,门施行马,听事寝堂并置鸱尾。同时还以其女为皇太子妃,可谓荣宠至极。

时隋军仍向陈进攻,后主于正月二十四日派使者请和,并把胡墅归还于隋。隋也因北方突厥对隋威胁较大,隋欲作战略调整,高颎遂下令停止攻陈,撤回攻陈之师。

隋军虽撤军,仍不忘灭陈,并又多次遣使访陈,表示和好。隋反击突厥获胜后,解除了北方威胁,继经几年治理,国力、军力大大增强;而陈朝政治日益腐败,府库空虚,内部矛盾尖锐。于是隋朝加紧进行灭陈准备。时总管贺若弼镇守广陵。后主授萧摩诃为南徐州刺史,前去抗御。祯明二年(588年)十月,隋军集中水陆军51.8万,分8路攻陈。此时,陈后主荒淫骄侈,至使政治腐败,他既不懂军事,又不纳部将建议,凭恃“长江天堑”,疏于防务。为了元会(即春节)之庆,后主竟命镇守缘江重镇江州(治今江西九江)、南徐州(治今江苏镇江)的两个儿子率战船回建康,致使江防更为薄弱。

祯明三年(589年)春节,后主又征萧摩诃还朝。初一,长江下游隋军乘陈欢度元会之际,分路渡江。贺若弼军出广陵南渡,韩擒虎军出庐江由横江口(今安徽和县东南)夜渡,袭占采石(今安徽马鞍山市西南),杨广军出六合(今属江苏)进屯桃叶山(今六合东南)。初四,陈叔宝方察觉事态不利,下诏亲帅陈军拒敌,命萧摩诃等并为都督。隋军突破长江防线后积极推进,行军总管宇文述率军3万渡江,进占石头。至此,隋军对建康已形成包围。

贺若弼军进据钟山(今南京紫金山),屯于山南白土冈东。陈在建康附近尚有甲士10余万。陈后主(叔宝)既不懂军事,又不纳部将建议,面对隋军压境,长期作不出应战决策。贺若弼至京口时,萧摩诃便请求出战,但后主不许。及贺若弼至进钟山,萧摩诃又建议:“贺若弼悬军深入,声援犹远,且其垒堑未坚,人情惶惧,出兵掩袭,必大克之”(《陈书·萧摩诃列传》)。后主又不许,同时还拒绝了镇东大将军任忠建建议,致使建康附近10余万陈军无所作为。

二十日,后主突然命陈军出战,并对萧摩诃说:“公可为我一决。”萧摩诃说:“从来行阵,为国为身,今日之事,兼为妻子”(《陈书·萧摩诃列传》)。后主多出金帛,颁赏诸军,于是中领军鲁广达列阵白土冈,冈北由任忠、将军田瑞、护军将军樊毅、忠武将军孔范及萧摩诃等部依次列阵,萧摩诃军居最北,陈军南北亘20里,首尾进退互不相知。贺若弼率轻骑登山侦察,遂与所部7总管杨牙、员明等集中甲士8000,列阵以待。时后主和萧摩诃的妻子私通,所以萧摩诃虽有8000精兵,却并无意作战。只有鲁广达、田瑞奋勇作战。田瑞首先率部进击,被贺若弼军击退。鲁广达等军继进力战,贺若弼军曾被迫4次后退,死273人。贺若弼令施放烟幕,并在其掩蔽下稍事整顿,然后乘陈军胜而骄惰,猛攻陈军薄弱部分孔范军。孔范部一触即溃,其他各部受其影响,亦发生混乱,导致全线溃退,互相践踏,死5000人。萧摩诃无能为力。被员明所俘。当晚,隋军攻入建康,后主被俘,陈朝灭亡。萧摩诃被俘后,贺若弼要杀他,把刀压在他的脖子上,但萧摩诃词色不屈,使贺若弼非常佩服,便将他释放,以礼相待。

建康被隋军占领后,贺若弼将后主置于德教殿,令兵卫守。萧摩诃对贺若弼说:“今为囚虏,命在斯须,愿得一见旧主,死无所恨”(《陈书·萧摩诃列传》)。贺若弼哀而许之。萧摩诃见到后主,伏地号泣,并于旧厨取食而进之,辞诀而出,守卫者皆不能仰视。隋文帝知道后,感叹道:“壮士也,此亦人之所难”(《南史·萧摩诃列传》)。

四月,隋文帝授萧摩诃开府仪同三司。不久,随汉王杨谅至并州。隋仁寿四年(604年),萧摩诃因不得志,常郁郁思乱,结果被汉王杨谅所亲善,并赞成其起兵之谋。随即便与杨谅起兵反对其兄杨广称帝。八月,萧摩诃在于清源(今山西省清徐)败于隋将杨素,被俘,后被杀,时年七十三岁。

萧摩诃为人不善言辞,恂恂如长者,临阵对敌,所向无前。随侯安都在京口时,喜欢狩猎,每天都要出去。后随侯安都重征战,萧摩诃战功实居多。

点评:“萧摩诃气冠三军,当时良将,虽无智略,亦一代匹夫之勇矣;然口讷心劲,恂恂李广之徒欤”(《陈书·萧摩诃列传》)!

上一篇:刘穆之
下一篇:侯安都
杨五郎

杨五郎

杨延昭

杨延昭

韩重赟

韩重赟

陈俊卿

陈俊卿

陈文龙

陈文龙

刘整

刘整

李庭芝

李庭芝

牛皋

牛皋

岳飞

岳飞

王彦

王彦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