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四书五经之《大学》,全文阅读请点击!

杨沂中

杨沂中为杨震长子,宣和末应募从军,靖康元年十二月,从信德(今河北邢台)知府梁扬祖勤王,隶属张俊部。建炎三年(1129)三月,从张俊镇压苗傅、刘正彦兵变以功升任统领。建炎四年正月,从张俊抗击金军于明州(今宁波),以功升中军统制(领)。

杨沂中

杨沂中为杨震长子,宣和末应募从军,靖康元年十二月,从信德(今河北邢台)知府梁扬祖勤王,隶属张俊部。建炎三年(1129)三月,从张俊镇压苗傅、刘正彦兵变以功升任统领。建炎四年正月,从张俊抗击金军于明州(今宁波),以功升中军统制(领)。同年六月,改御前军为神武军。绍兴二年(1132)三月,以张俊的神武右军的中部(军)统制杨沂中,升任神武中军的长官统制(后设都统制)兼提举宿卫亲军。所部虽不满5000,但杨沂中逐渐成为宋高宗的心腹。绍兴三年九月,杨沂中兼任权殿前司公事,绍兴五年,南宋进行军制改编,神武军改为行营护军,并组建新的三衙军,杨沂中改任权主管殿前司公事,正式成为殿前司长官,所统神武中军改为殿前司军,但仍属次要部队,常在前护军韩世忠、中护军张俊的节制下进行抗金战争。绍兴六年十月,在被列入“十三处战功”之一的藕塘之战中,杨沂中因功建节,授保成军节度使、殿前都虞候,后又兼领侍卫马、步军司,统管三衙亲卫军。绍兴十一年,在也被列为“十三处战功”之一的柘槔之战后,杨沂中以功升开府仪同三司为使相,兼殿前都指挥使。当年十二月,宋高宗、秦桧杀害岳飞,在杀岳云、张宪时,杨沂中任监刑官。次年赐名存中。绍兴二十年,杨存中封恭国公仍兼殿前都指挥使。三十一年二月遭陆游等抨击后,担任殿前司长官达25年之久的杨存中罢职,升太傅,领宫观闲差,进封同安郡王,宋高宗皮影中监斩官形象说:“杨存中之罢,朕不安寝者三夕。”同年十月,在金帝完颜亮南犯临江的形势下,起用杨存中任御营宿卫使,统率亲卫军。次年正月,又被任为江、淮、荆、襄路宣抚使,因朝臣反对而改为只任两淮防务。同年五月,御营宿卫司被撤销,杨存中罢职,再领宫观闲差。

隆兴元年(1163)五月,北伐宋军在符离(今安徽宿州)之战中溃败。六月,枢密使张浚罢兼都督,杨存中又被起用为御营使、措置江防事。同年八月,张浚复兼都督,杨存中再次罢职。次年八月,张浚死后,杨存中又被起用为同都督,在宋金议和进行期间,负责江淮防务。同年十二月,宋金议和。乾道元年(1165),撤销江淮都督府,杨存中升宁远、昭庆二镇节度使,领宫观闲差。乾道二年(1166)死,终年65岁,追封和王,谥武恭。

杨沂中 - 相关历史典故 1 柘皋之战

中国南宋绍兴十一年(金皇统元年,1141),宋军在柘皋(今安徽巢湖市西北)地区击败金军进攻的反击战。

柘皋小镇

绍兴十年,金军在郾城、颍昌之战中失败后,退据汴京(今开封),征兵屯粮,伺机再举。次年正月,金帅完颜宗弼乘各路宋军奉诏南撤之机,率骑兵号称10余万,再次进攻南宋,渡淮河,破寿春(今安徽寿县),长驱而南。宋廷面对金军的攻势,急令大将刘、杨沂中、张俊分率所部渡长江抗击。正月中旬,刘部首先自太平州(今安徽当涂)渡江;下旬,军至庐州(今合肥),见城内民众逃散,兵力薄弱,缺乏防御器具,难以坚守,遂退兵东关(今安徽含山西南),据险扎营,钳制金军。金军进占庐州,宗弼遣大将韩常等率部分兵力继续南进,攻取含山、和州(今安徽和县)等地。二月初,张俊、杨沂中部先后渡江,击败金军,会师和州。随后刘、杨、张三军分路进击,收复清溪(今含山西南)、含山等地,金军败退柘皋。

柘皋之战示意图

柘皋,东临石梁河(今柘皋河),地形平坦,利于骑兵作战。金军主力集结于柘皋。时逢大雨,河水暴涨,金军毁桥,以阻宋军前进。二月十七,刘率兵追至河东,见河阔仅二丈余,即命士兵积薪为桥。次日,宋军各部齐集,刘与诸将分军为三,准备进攻。金军分为左右两翼,夹道而阵。杨沂中挥军从上游渡河,进击不利。此时,张俊部勇将王德见金军右翼为劲骑,即挥军过桥,向其猛攻,并乘金军阵势混乱之机,大呼冲杀。金军以“拐子马”两翼而进。杨沂中令万余士兵手持长斧,奋力砍杀,攻破“拐子马”。金军败逃柘皋西北的紫金山,后又在店埠(在今安徽肥东境)与宋军激战,不支,溃逃。宋军乘胜收复庐州。

此战,宋军部署周密,指挥果断,密切配合,连续进击,斩杀金军万余人,阻止了金军渡江南进。宋军亦伤亡900余人。

2 杨沂中藕塘大捷

刘猊引一十万人马至淮东,韩世忠闻之,以重兵屯于凤山。刘猊人马不能前进,偏校严尤曰:“韩世忠部下精健,若与对敌,必无胜理。不如引兵趋定远,乘其无备,或可以成功也。”刘猊然之,即引兵望定远进发。哨马报知杨沂中。沂中以兵五千进御,与刘猊前锋遇于赵家坊。两阵对圆,沂中横刀勒马于门旗下,大骂曰:“逆天狂党,无故侵扰疆境,今日教尔死在目下。”刘猊大怒,举刀直取沂中。沂中舞刀来迎。

二马相交,兵刃并举,战到二十余合不分胜败。对阵严尤见刘猊战沂中不下,拍马挺枪,特来助战。杨沂中背后闪出统制吴锡,跃马挺枪,抵住交锋。两下金鼓中,彼此俱有损伤。

自是两下一连放对二十余日,未决雌雄。刘猊因粮饷不继,与部下议曰:“我孤军深入,倘沂中知吾军士乏食,以兵袭之,何以当敌。不如今夜乘月黑引兵趋合肥,与刘麟会合而后进,斯保善后计也。”众皆然之。刘猊与严尤、杜习分前后队退回。

探军报知沂中:今有刘猊因军饷不瞻,恐王师攻袭,今夜拔寨退去。沂中即下令军中曰:“刘猊退去,必与刘麟兵合。若纵之去,其势愈大。”吩咐吴锡曰:“此贼定由藕塘而去,尔可领精兵一千于藕塘中路,据山列阵,分二百人,各带弓弩,埋伏树林中前五里,候敌人来到,可徉败引入弯路。吾以大军截出,彼若死斗,尔当急击之。信炮起,着令二百弓弩一齐放矢。

纵不能擒获刘猊,亦须杀其大半人马。”吴锡领计引兵前去预备,不在话下。沂中分调已毕,只留下空营,自率四千步骑,乘夜出藕塘追袭。

却说刘猊引本部人马,拔寨离了越家坊地界,迳趋藕塘而去。将近平明,正抵藕塘中路。刘猊军遥望见靠山旌旗卷舞,知有军拦阻,即拍马舞刀向前。正遇沂中部下统制吴锡,刘猊更不打话,举刀直奔吴锡。吴锡举枪交还。战不两合,吴锡勒马望后便走。刘猊驱兵力追近五里,两边树木丛杂,严尤曰:“吴锡武艺不出公子之下,藕塘路径交杂,追至此,俱是山隘,倘有伏兵,何以当之?”刘猊亦大疑。才待令前军退出,当头一声炮响,闪出一员大将,面如枣色,紫髯刚须,乃杨沂中也。舞刀跃马,直取刘猊。刘倪不敢恋战,刺斜杀出。严尤从后助战。沂中引兵急追。刘猊走至树林边,一声梆子响,林中二百弓弩一齐矢来,射死战将杜习,人马折其大半。刘猊与严尤、姚琮引败残军马望泗州而走。不十数里,路傍尘埃起处,二千军拦住,为头大将挺枪跃马而出,乃宋将张宗颜,自泗州来乘背击之,大杀一阵,死者不计其数。刘猊夺路而走,后面杨沂中与张宗颜兵合迤逦追袭。姚琮曰:“公子快走李家湾,吾敌住追兵。”刘猊引众望李家湾逃走。姚琮勒回马来战沂中,只一合,措手不及,被沂中斩于马下。沂中传令曰:“贼人势解,不可纵留。三军有能擒获贼首者,授以上赏。”众人得令,各鼓勇争先。刘猊望见后面喊声不绝,与谋主李愕曰:“适见须将军锐不可当,果殿前也?”愕曰:“此正是宋将杨沂中,公子可速走,不然祸及矣。”道尤未了,沂中一军跃马而至,叱之曰:“贼将早降,免受快刀。”刘猊惊慌不迭,与众军拚力死战。沂中以精骑冲其肋,大呼曰:“贼破矣!”齐军大败,杀得尸横满野,血流成渠,遗弃盔甲旌旗无数。余众怖,请降者一万人。刘猊不敢更向合肥,望汴京逃走。沂中探知刘猊去远,与张宗颜收回军马,进驻于濠寿之间,与张俊军会。是役也,沂中以五千之众,退刘猊一十万精兵,猊仅以身免,其功不在韩世忠下矣。后人有诗为证:

羯鼓声振动征尘,社稷微危厌用兵。

喜见守臣全镇宇,痛闻时主失汴京。

旌旗指北英雄出,剑戟凌空虏寇平。

莫谓羽书长奏捷,须怜父老望中兴。

且说刘麟部兵从淮西系三浮桥而渡,进逼濠寿。张俊以书约沂中屯兵庐州,邀其归路。自以本部兵控连盱眙,深沟高壑坚守。刘麟大队人马进围濠州,连营合肥境界,声势甚盛,人怀内惧。张俊羽书报于行在。高宗连日得报,见有光州逼于孔彦舟亦急,又闻刘麟攻击濠州等处,张皇无措,因手敕命张俊催督沿边军马于二处解调。诏下,赵鼎奏曰:“近日报到杨沂中有藕塘之捷,彼军决不宜离淮泗,张俊非刘麟敌也。陛下须诏岳飞以兵乘东而下,则可以救各处急矣。”高宗准奏,即以敕书召岳飞起复,提兵东下。诏曰:敕岳飞知:卿奄遭内艰,倚注之深,良用震怛。然人臣大义,为国忘家。移孝为忠,斯为两得。已降敕命,趣卿起复。宜体国事之重,略其常礼之烦。无用抗辞。即只旧服,乘吏士锐气,念国家世仇,建立殊勋,以遂扬名显亲之义,斯孝之至也。故兹亲笔,谅悉至怀。故敕。绍兴六年六月初一日付岳飞。御押。

岳飞在江州母坟所接了御书,焚香拜读罢,呜咽尽哀,复修表章,差人诣行在乞终母丧。表曰:草土臣岳飞札子奏:臣于四月十八日至江州瑞昌县界,准枢密院奏勘会岳飞丁母忧,已降指挥起复,臣已具辞奏乞终制外,今月初三日准御前金字牌递到尚书省札子,奉圣旨不允。令学士院降诏,仍不得再有陈请。依已降指挥,日下主管军马措置边事者。伏念臣叨荷圣眷,过于山岳。

惟期尽瘁,庶图报称。缘臣老母沦亡,忧苦号泣。两目遂昏,方寸亦多健忘。自度余生,岂复尚堪器使。非敢独孝于亲,而于陛下不竭其忠。正谓灾?如此,不能任事。况臣一介武夫,若学术稍优,谋略可取,亦当勉强措置调发。

臣于二者,俱乏所长。今既眼目昏眊,又不能身先士卒,贾作勇气。苟不罄沥血诚,披告陛下,则他日必致排挤,上辜委寄。伏望睿慈,研察孤衷,许臣终制。取进止。绍兴六年六月初六日臣岳飞谨言。

奏至行在,高宗尽将奏章封还,遣廷臣再三安复,又累降诏命催起。岳飞不碍已,泣辞母墓,委人扫祭,与男岳云回至鄂州,整理人马,望淮西进发。初,岳飞自收曹成、杨么,凡六年皆盛夏行师,为炎瘴所侵,遂成目疾。又遭母丧,哭泣太过,及是疾愈重,所居用重绢遮明,不胜楚痛。因承诏起行,朝廷遣医官皇甫知常、医僧中印驰驿继至,与岳飞疗治,又遣内侍赍御札至军前慰劳之。诏曰:敕:近张浚奏知卿疾目,已差医官与卿医治。然戎务至繁,边报甚急,累降诏旨,使卿提兵东下。卿宜体朕至怀,善自调摄。其它细务,委之僚佐。而军中大计,须卿决之。想卿不以微疾,遂忘国事。朕将亲临平江,卿并悉知之。故敕。绍兴六年六月日付岳飞。

岳飞接诏,不惮艰苦,方欲引兵北行,有统制张宪近前禀曰:“今麾下王俊小名王雕儿,前者平杨么时推病不出,及闻大军得胜,皆有升赏,独无彼分,因口出怨言。有人传来,被宪责之。今欲来招讨处告我,乞大人示下。”飞曰:“既责了亦罢,若再推不肯出征,则以军法按之。”张宪退出。岳飞以久息戎事,今又欲征进,遂大开筵席,犒赏诸军,独不与王俊即坐而饮。王俊受辱怀恨,自思:若我后日得半分权势,必杀这匹夫。

杨沂中 - 相关文艺作品 1 《安阳史话》

《安阳史话》节选

秦桧捉住岳云后,严刑逼供,岳云照样不认账。秦桧胆大包天,假传一道圣旨,让杨沂中去逮捕岳飞。岳飞还不知道张宪、岳云被捕的事。这一天,正在家中看书,忽见杨沂中前来,心里不觉纳闷。那时候,一般武将都喜欢结拜兄弟,杨沂中排行第十,所以岳飞向来以“十哥”相称。这时,岳飞含笑迎接,说:

“十哥,今天你来有什么事吗?”

岳飞

“没有什么事,只是来看看您。”杨沂中嘴里虽这么说,脸上却显出一种很难为情的神色。

岳飞心想:杨沂中是大将,他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一定有什么大事情。便说:“我看你今天来,没有什么好事情。”说罢,抽身向后面去了。

杨沂中怕岳飞逃走,只好将“堂牒”(逮捕岳飞的公文)传了进去。

杨沂中正在心神不定,见一个小丫环端出一杯酒放到他的面前,请他喝酒。他心想:这酒里一定有毒。可能是岳飞在里边自杀了,要我杨沂中一块死。回头看看丫环,见她恭敬自如,没有什么反常的神态。又想:岳飞也许不会这样对待自己,不喝,又怕伤了岳飞的情面,只好一饮而尽。岳飞笑呵呵地从里面出来说: “这酒里没有毒药啊! 我今天才看出你是我的好兄弟呀!”虽然杨沂中已经靠拢了秦桧、张俊,与他们站在一起,但心地诚实的岳飞却一点也不知情。

古代丫环形象

杨沂中说,为着岳云,张宪的一件小事,需要您亲自到朝廷去对质一下。岳飞听了,说:“好,我和你一块前去。”

他们一路风尘,快马加鞭向临安赶去。

路上,岳飞的几个参谋认为,此去凶多吉少,劝岳飞不要赴朝。岳飞说:“只能前去。假如老天有眼的话,决不会使忠臣遭受无辜。万一有什么不幸,那又怎能逃避呢?”他对杨沂中说:“只有天地,才能知道我的心哪!”在岳飞的思想中,有一种迷信的“宿命论”影响着他,他相信命运,这就使他失去了反抗的信念,只有“听天由命”了。

岳飞本来想着要到朝廷对质,谁知却被秦桧派人直接送到了大理寺(最高审判机关)。岳飞大吃一惊,问道: “我为国家出力半生,今天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在大理寺里,他

大理寺

看见张宪、岳云露着头,光着脚,脖子上戴着枷锁,手脚上挂着铐镣,浑身上下,血迹斑斑,蓬头垢面,痛苦呻吟.他一见这种情况,身上凉了半截,心里也明白了十分:秦桧要对我下毒手了。

2《宋翔》

第二卷《成名》 十一 公主倾心(下)(节选)

赵眘狠狠瞪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杨炎。杨沂中在一边垂手而立。

“杨炎,你现在是想通了。” 赵眘厉声道:“永宁公主虽不是朕的亲生女儿,但朕一向视为己出,她的容貌,才学,秉性那一点配不上你?”

杨炎只好扒在地上,以头杵地一言不发。其实也是无话可说。

这时一边的杨沂中开口道:“皇上,都柽老臣平日对杨炎缺少管教,今日特意带他来向皇上请罪。”说着也在一边跪倒在地。

杨沂中是两朝老臣,又是硕果仅存的绍兴时期的名将。赵眘也不能不买他几分面子,何况刚才赵眘生气到有五六成是装出来的。一见杨沂中出头,也正好借梯子下台,忙道:“杨郡王,这里又不是在朝堂,不必多礼,曹安,快去扶杨郡王起来。”

宋代婚礼剪纸

一边的曹安忙走过来,道:“同安郡王,您快起来吧。”

赵眘又看了杨炎一眼,道:“杨炎,你也起来吧。“

杨炎听了,道了一声“谢皇上。“站了起来。

赵眘点点头,其实他对杨炎也颇有好感,尤其是看了杨炎练兵以后,更觉得杨炎确实是个难得的军事人材。才一心想招杨炎为驸马,加以宠络。

而且就在杨炎率军进行野外训练的时候,赵眘听从夏皇后的意见,安排虞公亮和赵月如相见,之后赵月如终于也答应嫁给虞公亮。现在杨炎也答应了与赵倩如的婚事,令赵眘龙心大悦。刚才装作发脾气不过是吓唬杨炎罢了。

赵眘道:“杨炎,朕听说你刚领军进行了野外训练。”

杨炎道:“是。”

赵眘笑道:“这天寒地动的,又是新年之际,你就领军开始训练,而且还是野外训练。你就不怕军士们有怨言吗?”

杨炎道:“回皇上,北方的冬天更冷,我大宋若是想要北伐,收复中原如果连这一点寒冷也受不了,还怎么北伐中原。而且一但打起仗来,那还顾得上过不过年。”

赵眘点点头道:“说得不错,如果不是看你一心为国,朕又怎公会把永宁公主嫁给你呢。现在北伐在即,你和公主的婚事先定下来,等北伐之后在举行婚事,杨郡王,你看如何?”

杨沂中忙道:“一切皆由万岁作主。”

古代战争

赵眘又道:“杨炎,正月十五,朕要举行阅军,你回去好好休息,到时候不要让朕失望。”

杨沂中和杨炎又拜谢了赵眘,然后告辞回府去了。

路上,杨炎一直默默不语。就和来的时候一样。杨沂中也没有和他说话,祖孙两人就这样一直沉默的行走。

直到快回到杨府,杨炎终于开口道:“爷爷,你……你不怪我吗?”

杨沂中打断他的说话,道:“怪你什么,事情不是都解决了吗?”

杨炎道:“可是,我……”

杨沂中笑道:“还可是什么,这结果不是很好吗。一切也都是你自愿的,也没有人逼你。”

杨炎只好苦笑了笑,事实上杨沂中除了利用流苏来劝他时弄了点小手段外,别的到是真的没有逼过自己。

杨沂中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要多想了,爷爷从来都没有怪过你,你外公这时候应该也到了,回去看看,说不定他就在家里等你。”

杨沂中说得不错。杨炎回到东进院,果然看见万显声正坐屋里,由流苏陪着说话。

杨炎又惊又喜,跑进屋里道:“外公,您老人家什么时候来的。”

万显声一把拉住杨炎,哈哈大笑道:“炎儿,我才刚到一会儿,你就回来了,来让外公好好看看你。”

自万如菊死后,杨炎从军去了,两人以有两年的时间,这时相见自然是有一番欢喜。万显声见杨炎双睛神光四射,便知他和两年前相比武功大进,心中也甚是高兴。

宋金战争

杨炎道:“外公,你既然来了,就多些时候在走。我大约还可以在家里待上二个多月,才能出征。”

万显声笑道:“炎儿,那可不行了,外公这次可不是光为看你才进京的,还有别的事情。”

杨炎道:“外公,您还有什么事?”

万显声道:“马上就要开始北伐中原了,这可是我们汉人的武林豪杰们盼望以久的啊!你爷爷想托我们兄弟三人领头,连络江淮、山东、河北的绿林英雄,配合宋军北伐,挠乱金人的后方。”

杨炎这才明白,万显声这次进京还是为了这么一件大事。

3《杨沂中传》

杨沂中 - 相关评论研究 1 关于杨沂中的身世

有一种说法认为:杨沂中不是杨业的后代。

宋代材料证明杨沂中的家世非常清楚,杨沂中的父亲杨政,杨政的父亲杨信,杨信的父亲杨培,大概有人把杨培和杨信联系在一起,杨信又和杨弘信联系到一起。杨沂中不是山西人,和代县没有关系。现在事情是很清楚的,所以说杨沂中是杨业后代根本不可靠。也有人也提到这个不可靠性,我把这两个都列出来,一对比就清楚了,根本不可信。《华阴杨氏简编》里边说的杨沂中是杨业后代完全是错的。

现在所有的杨家族谱里都没有杨沂中的名字。另外我们发现很多碑刻,他们都说自己是杨家将的后代,但他们的世袭是和这个矛盾的。原诗里面讲姓焦的人先祖是焦赞,焦赞这个人,基本上和杨业是同时,但是和杨延昭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可能是拿这个人的名字入进小说。

2 关于杨沂中和岳飞被害

宋金战争

1140年,金兵犯境,岳飞率军御敌。英勇善战的岳家军不仅粉碎了敌人的进攻,还连连破关斩将,收复了以前被金人占领的颍昌(许昌)、陈州(淮阳)、郑州、洛阳等地。敌占区的人民也纷纷起来响应宋军,金军惶恐不安,军心涣散,惊呼“撼山易,撼岳家军难!”就在岳飞部队所向披靡势如破竹,准备尽收失地时,一心想要和谈的宋高宗和卖国贼秦桧却不想扩大战果。他们一方面密令其它各路宋军撤退,一方面也派人至岳飞营中,要他“措置班师”(并无历来流传的宋高宗一天十二道金牌催促岳飞班师之事)。其它诸路宋军后撤,使岳家军失去犄角,陷于孤军深入的境地。岳飞与众将紧急商议,分析利害,不得不忍痛班师。临行前,岳飞仰天长叹: “十年之功,废于一旦!所得州郡,一朝全休;社稷江山,难以中兴,乾坤世界,无由再复!”

宋朝将士的英勇杀敌,狠狠打击了侵略者的气焰,一时不敢再犯南宋边境,这也就遂了宋高宗与秦桧之流和谈的心愿。宋金之间出现了暂时的安定,朝廷对将领拥有兵权的担心却日益加重。

1141年4月,赵构与秦桧用明升暗降的办法,收夺了岳飞、韩世忠等大将的兵权。不久,秦桧一伙又捏造罪名,诬告岳飞,免去了他任命才三个月的枢密副使的职务。岳飞带着满腔悲愤回到庐山,准备在此终老。尽管这样,秦桧仍然不肯放过岳飞,必欲置岳飞于死地。他先是指使人诬告岳飞部队张宪与岳飞之子岳云谋反,在杭州将二人逮捕,然后派杨沂中去庐山诱捕岳飞。

杨沂中本是与岳飞一起抗金杀敌的将领,在部队结义兄弟中排行第十,人称十哥。可是在这关键时刻,他却投靠了秦桧一伙。

杨沂中的出现使岳飞顿有不祥之兆,他问杨:“十哥,你为何到这里来?”

杨心中有鬼,不敢回答,只把公文给岳飞看,并故作轻松地说:“张宪岳云问题不大,只要您去对证一下。”

岳飞道:“我看你今天到这里来,情况必定不好!”说罢,转身就往里走。

杨沂中不知如何是好,这时,一位小侍女给他端来了一杯酒。

庐山岳母墓

心怀鬼胎的杨沂中怕酒中有毒,不敢喝,他左右盘问小侍女,见她心平静气,这才喝下了这杯酒。

岳飞此时从院中走出,含笑道: “此酒中无毒药,你放心喝下去。我看出你够朋友,好吧,我跟你走!”

岳飞就这样告别了庐山,一去永不返。

在去杭州的路上,岳飞的几个随从暗暗劝阻岳飞:杨沂中此番来决无好意,千万不要上当。但岳飞自觉心怀坦荡,仍然不听劝阻,坚持前往。

一到杭州岳飞即入虎穴,被秦桧下令逮捕,接着就是严刑拷打。两个多月后,在宋高宗同意下,秦桧一伙于1142年初农历腊月除夕夜,将岳飞毒死,张宪岳云被斩首,岳飞时年39岁,岳云23岁。岳飞临刑前仰天长啸,在供状上写了八个大字: “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这就是震撼神州的千古奇冤。

上一篇:刘光世
下一篇:吴玠
仆散安贞

仆散安贞

完颜合达

完颜合达

纥石烈牙吾塔

纥石烈牙吾塔

仆散浑坦

仆散浑坦

张汝霖

张汝霖

完颜襄

完颜襄

宗浩

宗浩

银术可

银术可

斡鲁

斡鲁

张觉

张觉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