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整

刘整,邓州穰城(今河南邓州市)人,祖上几辈生活在关中地区。金末时投奔南宋,隶属名将孟珙麾下,宝祐二年(1254年)随李曾伯入蜀,选拔为将,屡建战功。

刘整

宋末元初人物

[宋、元]刘整,邓州穰城(今河南邓州市)人,祖上几辈生活在关中地区。金末时投奔南宋,隶属名将孟珙麾下,宝祐二年(1254年)随李曾伯入蜀,选拔为将,屡建战功。景定元年(1260年)四月,升任泸州知府兼潼川路安抚副使。身为北方人的刘整以武功获得升迁,为一些南方将领所忌,这其中就有后来守卫襄阳的主将吕文德。刚好此时权臣贾似道为了排除异己,在各路武将中推行所谓的“打算法”,即派遣官会计查核各地军费,凡在战争中支取官府钱物用于军需者,一律加以侵盗掩匿的罪名治罪。大将多获罪,赵葵、史岩之、杜庶等名将均因此罢官,还被勒令赔偿。另一名将向士璧被夺官下狱,被逼而死,家族又被拘押偿付军需。名将高达、曹世雄对不学无术的贾似道十分轻视,贾似道怀恨在心,命党羽罗织罪名,逼死曹世雄,罢了高达的官。又嫉妒在钓鱼城立下盖世奇功的王坚,故意把他调知和州,罢了他的兵权,不久王坚即抑郁而死。吕文德当时为策应大使,与四川制置使俞兴勾结,打算利用“打算法”迫害刘整。刘整得知消息后,惊恐不安,派人到临安向朝廷上诉,却投诉无门。当他看到比他名气更大的向士璧、曹世雄均被逼而死后,“益危不自保”,于是秘密派人与蒙古成都路军马经略使刘黑马联络,表示愿意以泸州及所属十五郡三十万户投降。由于刘整是宋之名将,他突然以蜀之冲要的泸州要求投降,让蒙古方面感到难以理解。当时蒙古将领多认为刘整投降之举真假难辩,不可信。只有刘黑马认为刘整此举毫不可疑,最终,他力排众议,决定派儿子刘元振前去受降。景定二年(1261年)六月,刘整召集手下官员,杀死反对投降蒙古者,开门迎接刘元振入城,被蒙古任命为夔路行省兼安抚使。宋理宗听说后勃然大怒,命俞兴讨伐刘整,结果却被刘整打败。吕文德奉命务必收复泸州。宋军首先克复了泸州外堡,然后采取步步为营、坚壁围攻的战术向泸州推进。刘整难以支持,次年(1262年)初撤出,将泸州民徙往成都、潼川。正月,吕文德收复泸州。宋朝廷改泸州为江安军,但其所隶之州,除泸、叙、长宁、富顺外,均为蒙古军占有。刘整投降蒙古对南宋是毁灭性的打击,他不但提出了先取襄阳的战略构想,还为蒙古组建了一支强大的水军,使南宋的水军优势荡然无存。宋史专家王曾瑜先生认为“宋元后期战争的关键决策人物并非丞相伯颜,而是降将刘整。正是刘整使得元朝作出了重大的战略调整,……偏安江南,维持了一百四十多年的南宋王朝也终因元朝的战略转变而灭亡”。

《元史》有传:

刘整字武仲,先世京兆樊川人,徙邓州穰城.整沉毅有智谋,善骑射.金乱,入宋,隶荆湖制置使孟珙麾下.珙攻金信阳,整为前锋,夜纵骁勇十二人,渡堑登城,袭擒其守,还报.珙大惊,以为唐李存孝率十八骑拔洛阳,今整所将更寡,而取信阳,乃书其旗曰赛存孝.累迁潼川十五军州安抚使,知泸州军州事.

整以北方人,扞西边有功,南方诸将皆出其下,吕文德忌之,所画策辄摈沮,有功辄掩而不白,以俞兴与整有隙,使之制置四川以图整.兴以军事召整,不行,遂诬搆之,整遣使诉临安,又不得达.及向士璧、曹世雄二将见杀,整益危不自保,乃谋款附.

中统二年夏,整籍泸州十五郡、户三十万入附.世祖嘉其来,授夔府行省,兼安抚使,赐金虎符,仍赐金银符以给其将校之有功者.俞兴攻泸州,整出宝器分士卒,激使战,战数十合,败之.复遣使以宋所赐金字牙符及佩印入献,请益屯兵、厚储积为图宋计.

三年,入朝,授行中书省於成都、潼川两路,赐银万两,分给军士之失业者,仍兼都元帅,立寨诸山,以扼宋兵.同列嫉整功,将谋陷之,整惧,请分帅潼川.七月,改潼川都元帅,宣课茶盐以饷军.四年五月,宋安抚高达、温和,进逼成都,整驰援之.宋兵闻赛存孝至,遁去,将擣潼川,又与整遇于锦江而败.至元三年六月,迁昭武大将军、南京路宣抚使.

四年十一月,入朝,进言:「宋主弱臣悖,立国一隅,今天启混一之机.臣愿效犬马劳,先攻襄阳,撤其扞蔽.」廷议沮之.整又曰:「自古帝王,非四海一家,不为正统.圣朝有天下十七八,何置一隅不问,而自弃正统邪!」世祖曰:「朕意决矣.」五年七月,迁镇国上将军、都元帅.九月,偕都元帅阿术督诸军,围襄阳,城鹿门堡及白河口,为攻取计,率兵五万,钞略沿江诸郡,皆婴城避其锐,俘人民八万.六年六月,擒都统唐永坚.七年三月,筑实心台于汉水中流,上置弩炮,下为石囤五,以扼敌船.且与阿术计曰:「我精兵突骑,所当者破,惟水战不如宋耳.夺彼所长,造战舰,习水军,则事济矣.」乘驿以闻,制可.既还,造船五千艘,日练水军,虽雨不能出,亦画地为船而习之,得练卒七万.八月,复筑外围,以遏敌援.

八年五月,宋帅范文虎遣都统张顺、张贵,驾轮船,馈襄阳衣甲,邀击,斩顺,独贵得入城.九月,升参知河南行中书省事.九年(三)[正]月,加诸翼汉军都元帅.[七]襄阳帅吕文焕尽杀之.#莫测所用,九月,贵果夜出,乘轮船,顺流下走,军士觇知之,傍岸爇草牛如昼,整与阿术麾战舰,转战五十里,擒贵于柜门关,馀#参错,µ登城观敌,整跃马前曰:「君昧於天命,害及生灵,岂仁者之事!而又龌龊不能战,取羞於勇者,请与君决胜负.」文焕不答,伏弩中整.三月,破樊城外郭,斩首二千级,擒裨将十六人.谍知文焕将遣张贵出城求援,乃分部战舰,缚草如牛状,傍汉水,绵

十一月,诏统水军四万户.宋荆湖制置李庭芝以金印牙符,授整汉军都元帅、卢龙军节度使,封燕郡王,为书,使永宁僧持送整所,期以间整.永宁令得之,驿以闻于朝,敕张易、姚枢杂问,适整至自军,言宋怒臣画策攻襄阳,故设此以杀臣,臣实不知.诏令整复书谓:「整受命以来,惟知督厉戎兵,举垂亡孤城耳.宋若果以生灵为念,当重遣信使,请命朝廷,顾为此小数,何益於事!」

时围襄阳已五年,整计樊、襄唇齿也,宜先攻樊城.樊城人以栅蔽城,斩木列置江中,贯以铁索.整言於丞相伯颜,令善水者断木沉索,督战舰趋城下,以回回炮击之,而焚其栅.十年正月,遂破樊城,屠之.遣唐永坚入襄阳,谕吕文焕,乃以城降.上功,赐整田宅、金币、良马.

上将军、中书右丞,諡%上将军、行中书左丞,宋夏贵悉水军来攻,破之于大人洲.十二年正月,诏整别将兵出淮南,整锐欲渡江,首将止之,不果行.丞相伯颜入鄂,捷至,整失声曰:「首帅止我,顾使我成功後人,善作者不必善成,果然!」其夕,愤惋而卒,年六十三.赠龙虎%  整入朝,奏曰:「襄阳破,则临安摇矣.若将所练水军,乘胜长驱,长江必皆非宋所有.」遂改行淮西枢密院事,驻正阳,夹淮而城,南逼江,断其东西冲.十一年,升骠骑武敏.

子垣,尝从父战败昝万寿于通泉;埏,管军万户;均,榷茶提举;垓,都元帅.孙九人,克仁,知房州.(元史,卷161,文迻录自中研院瀚典资料库)

子刘垓,虞集为作神道碑,见翁方纲〈跋元刘元帅碑〉.今录于此,以备参考:

右元虞文靖公撰书元帅刘垓神道碑铭,墨迹卷。其叙垓为刘武敏第五子,《元史》本传止载其四,曰垣、曰埏、曰均、曰垓,当以此碑为实也。武敏卒於至元十二年,正丞相伯颜入鄂之时。碑所云「忠武王以重兵渡江者」,谓伯颜也。是碑撰於至治二年。按文靖於延祐六年除翰林待制兼国史院编脩官,是年丁父忧,至治元年免丧,二年召还史馆。是碑不具撰书月日,盖在是年召还史馆时也——先生年五十一矣。卷後有高江邨詹事手跋云:「虞公卒於顺帝至元八年八月。」愚按元代前後有两至元,顺帝之至元止有六年,无八年。虞文靖卒於顺帝至正八年,非至元八年也。其卒在五月,亦非八月也。方纲尝於《道园学古录》及《类藁》《遗藁》诸编外,手自钞辑先生诗文,视元刻板本有加焉;而此文尚未收入。昔先生门人李本编录全集,谓今所存者,泰山一豪芒也,岂不信欤!乾隆癸丑九月,武进赵味辛出此见示,因考其大略书之,附诗於後。

此卷虞文靖八分书在赵味辛箧,予跋後屡欲借钞而未果。其後味辛南归,舟覆,此卷沉没,竟未得存稿,至今以为憾事。嘉庆庚午四月又记。(复初斋文集,卷30)

文靖虞集也,江邨高士奇也.味辛,赵怀玉也.

《王臣八章》之六

刘整(作者:桓大司马)

恶来一意却胡尘,堪恨难逢孝庙身。

泸水礁明元得炽,崖天雨暗宋终沦。

信为南国无多士,屈做北朝三等人。

襄汉风涛声似泣,金瓯破灭自王臣。

上一篇:李庭芝
下一篇:陈文龙
杨五郎

杨五郎

杨延昭

杨延昭

韩重赟

韩重赟

陈俊卿

陈俊卿

陈文龙

陈文龙

李庭芝

李庭芝

牛皋

牛皋

岳飞

岳飞

王彦

王彦

宗泽

宗泽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