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遵

祭遵少好经书,其家虽富,但祭遵却十分节俭,常穿破旧的衣服。其母去世,他亲自背土,垒造坟茔。曾有部吏欺凌他,被他结交侠士杀死。开始,县城中人认为他柔弱怯懦,此事之后,人们就都畏惧他的胆识了。

祭遵

祭遵(?—33年),字弟孙,颍川颍阳(今河南许昌)人。东汉大将,“云台二十八将”之一。

祭遵少好经书,其家虽富,但祭遵却十分节俭,常穿破旧的衣服。其母去世,他亲自背土,垒造坟茔。曾有部吏欺凌他,被他结交侠士杀死。开始,县城中人认为他柔弱怯懦,此事之后,人们就都畏惧他的胆识了。

刘秀在昆阳击败王寻(参见昆阳之战),回军经过颍阳。祭遵以县吏的身份几次进见。刘秀喜欢他的风度容仪,任命他为门下史。

后来,他随军进攻河北,担任军市令。一次,有个伺侯刘秀的小郎犯了法。祭遵毫不客气,当场处死了他。刘秀得知,十分恼怒,下令收捕祭遵,加以惩处。主薄陈副劝阻说:“明公常想让众军整肃。现在祭遵执法毫无避忌袒护,正是助您教令诸军的好机会。”刘秀这才赦免了祭遵,并任命他为刺奸将军。事后,刘秀常对将领们说:“当备祭遵!吾舍中儿犯法尚杀之,必不私诸卿也。”(《后汉书》)不久,祭遵又升任偏将军,随从刘秀平定河北,因功受封为列侯。

建武二年(26年)春,光武帝刘秀任命祭遵为征虏将军,定封颍阳侯。让他和骠骑大将军景丹,建义大将军朱佑,汉忠将军王常,骑都尉王梁、臧宫等人进军箕谷,攻打弘农(今河南灵宝东北)、厌新、柏华、蛮中的敌兵。作战中,敌人的弩箭射到祭遵的嘴上,伤口流血不止。众将见祭遵受伤,渐生退意,阵脚移动。祭遵不顾伤痛,大声呵止。士兵见祭遵如此刚强,勇气百倍,终于大破敌兵。

盘踞在新城、蛮中一带的山贼张满,屯驻险要地方,为害百姓。朝廷命祭遵前去讨伐。祭遵先断绝了张满的粮道,然后坚守营垒,坚壁不出。这时,厌新、柏华等地的残敌又和张满呼应,攻占霍阳聚。祭遵抓住有利时机,分兵将他们各个击破。第二年春,张满无衣无食,陷入困境。祭遵攻破城邑,生擒张满,将其处死。接着,祭遵率兵南进,在杜衍击败邓奉的弟弟邓终。

十月,涿郡太守张丰扣留汉使,起兵反汉,自称无上大将军,并与彭宠连兵。建武四年(28年),祭遵与朱佑、建威大将军耿弇、骁骑将军刘喜率部前往讨伐。祭遵先到涿郡,统兵攻城,势如急风骤雨。张丰的功曹抓获张丰,献城归降。

原来,张丰喜好方术,有一道士投其所好,说他应为天子,并把五色彩囊包上石头,挂在他的肘后,骗他说石头中有玉玺。张丰深信不疑,于是造反。一直到被擒获将要问斩,张丰还说:“肘石中有玉玺”。祭遵命人将石头砸碎,张丰才知被骗,连叹该死。

诸将率军撤回,祭遵则奉诏屯驻留乡,抵拒彭宠。他派护军傅玄袭击彭宠的将领李豪,结果大获全胜,斩首千余敌人。祭遵和彭宠对持一年多。屡次打败彭宠,挫其锋芒。彭宠同伙,有许多都投降了祭遵。建武五年(29年),彭宠被他的苍头所杀,祭遵乘势进军,平定其地。

建武六年(30年)春,光武帝命祭遵和建威大将军耿弇、虎牙大将军盖延、汉忠将军王常、捕虏将军马武、骁骑将军刘歆、武威将军刘尚等从天水进军,讨伐公孙述,并事先诏告隗嚣。部队行至长安,光武帝也赶到了。隗嚣不愿让汉兵经陇道进军,上书设辞,说;“白水险阻,栈阁绝败,难以行走。”光武帝召集众将,议决此事。将领们都说“可且延嚣日月之期,益封其将帅,以消散之。”只有祭遵持不同意见。他说:“嚣挟奸久矣。今若按甲引时,则使其诈谋益深,而蜀警增备,固不如遂进。”(《后汉书·祭遵列传》)光武帝认为他说得对,便派他为先行。隗嚣派他的将领王元据守陇坻(今陕西陇县,甘肃清水之间),伐木塞道,以挡汉军。祭遵鼓勇进攻,击败王元,追至新关。等到诸将到来,与隗嚣作战,纷纷失利,退兵下陇。于是,光武帝命祭遵驻汧(今陕西陇县南),耿弇驻漆,征西大将军冯异驻栒邑,大司马吴汉等还屯长安。此役之后,祭遵又数挫隗嚣,事在冯异传。

建武八年(32年)秋,祭遵又随光武帝由陇道西上,出征隗嚣。不久,隗嚣由略阳败退,光武帝东归,经过汧县,特意到祭遵营中犒赏士卒,演奏黄门武乐,夜深才罢。当时,祭遵重病在身。光武帝特赐以重茵,覆以御盖,关切倍至。命令他进驻陇下。后来,公孙述派兵救援隗嚣,吴汉、耿弇等撒军逃回,

只有祭遵留在驻地,独守冲难,没有退却。

建武九年(33年),祭遵病死军中。

祭遵为人廉约小心,克己奉公,他得到赏赐,都分给部下,不治产业,家无余财。自己一生,穿皮裤,盖布被。夫人也裳不加缘,简朴至极。他兄长祭午见他没有儿女,便做主娶了一妾给他送去。祭遵坚决不受。他认为自己身荷国家重任,因而不敢图生虑继嗣之计。临死时,他告诉家人将自己用牛车拉回,薄葬洛阳。问他家中之事,他一句也不说,“清名闻于海内,廉白著于当世”,“任重道远,死而后己。”

祭遵竭诚奉公,尽忠为国。他一生戎马倥偬,北平渔阳,西拒陇蜀,先登坻上,深取略阳,众兵皆退,独守冲难,说得上纵横南北,屡立殊勋。他带兵有方,“制御士心,不越法度”,而且秋毫无犯,致使所在吏人,不知有军。

丧礼成,复亲祠以太牢,如宣帝临霍光故事。诏大长秋、谒者、河南尹护丧事。

上一篇:朱祐
下一篇:景丹
龙且

龙且

晁错

晁错

王允

王允

董卓

董卓

公孙瓒

公孙瓒

朱儁

朱儁

吕布

吕布

王允

王允

皇甫嵩

皇甫嵩

皇甫规

皇甫规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报歉!评论已关闭!